第七百五十四章 欲聚元神!

林冰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因为自身太过妖孽,连起源之域的意志都难以容忍,而遭到强行驱除者,渊,恐怕是古往今来第一人。

    这可着实刷新众人的认知,原来,神通境修士,竟可以强横到这等地步!……话说被强行驱逐出起源之域后,牧龙神魂重归肉身。

    寒州,秘殿之内,他双目幽幽睁开,赫然见敖洪眼神直勾勾地盯着他,好像是看着怪物,亦或是他被妖魔附体一般。

    “四位前辈这是……”牧龙一头雾水。

    “敢问公子,那起源之域之中的渊……”敖洪问道。

    “几位前辈也关心那起源之域中的事么?”

    牧龙笑道。

    闻言,敖洪苦笑道:“岂止是我等,起源之域中的事,令举世皆荡,如今,渊的名头,已然传遍五洲四海了。”

    “不错,甚至许多古老的道统,出动大量强者,满世界地寻找渊的踪迹,声称就算是绑架也要绑回去。”

    一旁,炎心补了一句。

    “听闻还有许多神秘强者,为了探寻渊的跟脚,不惜损耗寿元,推演天机……”玄藏话说到这里时,牧龙这才意识到,貌似事情闹大了。

    这些道统,简直太过疯狂!“结果如何?”

    牧龙立刻问道。

    天机推衍之道,玄之又玄,牧龙不敢小觑。

    见牧龙神色一紧,玄藏心中愈发确定了几分,笑道:“渊的身份,如同他的名字一般,神秘无比,难以推算,听闻还有许多高人因强行推算而遭受天机反噬。”

    “不过,他们要找的是渊,公子为何紧张?”

    玄藏说着,四人再度盯着牧龙,似笑而非笑。

    “咳咳……”牧龙见此,不由神色一震。

    “四位前辈恐怕早就看出来了,何必问我?”

    “我当时只为多得些本源之力,只是未曾想到,会闹出这般大的动静,细思之下,幸亏我被起源之域驱除,未曾展露风水之道,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地师一脉的传人,本来极其罕见,而牧龙懂得风水之道,在天墟道宗已然不是什么秘密。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倘若有心之人顺藤摸瓜,必能探查到他的身份。

    那样一来,便会有无数的强者前来寒州,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这般一说,果真好险,幸亏公子以易魂之法隐去真容,又换了名字,加之公子乃气运无双,遮掩了自身的天机,否则,恐怕寒州从此将永无宁日……”敖洪的神色颇为古怪。

    “不错,倘若世间的强者都来抢人,我等万万阻挡不住。”

    玄藏一阵苦笑,这都是因为牧龙太过于妖孽,惹出的祸患。

    “如此看来,公子须切记,日后万万不可轻易暴露‘渊’这个身份。”

    玄藏不忘叮嘱。

    牧龙闻言,不又挠了挠头,道:“前辈所言,我自当谨记。”

    随即,牧龙又道:“不过,我还有一事不明,想要请教几位前辈。”

    “公子但说便是。”

    敖洪笑道。

    “我此番遭道那起源之域的驱逐,可影响我进幻神法界么?”

    牧龙问道。

    “这个,照理来说,目前是不影响的,毕竟,起源之域只是神通境修士锤炼神魂之处,其中的规则与幻神法界并不相同,不过,倘若公子将来踏入幻神法界之后,再搞出些什么动静,那可就说不准了。”

    敖洪意味深长道。

    牧龙听闻,脸一红,笑道:“这次纯属是个意外,再说,那幻神法界是何等地方,其中卧虎藏龙,高人无数,我便是本事再大,岂能扰乱幻神法界之中的规则与秩序,显然是不可能的。”

    几人闻言,只是笑了笑,对牧龙这话,目前显然难有定论。

    片刻后,玄藏问道:“公子接下来,是否准备冲击元神境了?”

    牧龙点头:“这次虽说是险些惹出大祸事,但正所谓富贵险中求,我击败那些上古人杰时,得到了不少起源之域的馈赠,冲击元神境有望了。”

    “说着,牧龙又将那些本源之力拿出,对几人道:“几位前辈先过过眼。”

    “好生精妙的力量,这便是起源之域的本源之力么?”

    “这等力量,简直就是为冲击元神而存在的。”

    “我如今总算知道公子为何要被驱逐了,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得到这等大量本源之力,简直堪比抢劫,倘若任由公子再继续下去,恐怕起源之域要完蛋了。”

    望着面前的本源之力,玄藏恍然大悟,而其他几人也深以为然。

    显然,牧龙被驱逐,一点也不冤。

    那些上古人杰不知要经历多少苦战,才能名列域碑之上,得到起源之域的馈赠。

    牧龙倒好,这不到一天的功夫,将那些上古人杰全都击败,一个人聚拢如此多的本源之力,若不驱逐,天理难容。

    “这个……几位前辈也知道,我是苦孩子出身,没见过什么大世面,遇到好东西,自然是要多拿些的。”

    牧龙强行解释道。

    对于这等话,敖洪等人权当是没听见。

    “公子能被起源之域驱逐,着实是一项殊荣,不过,正因为如此,冲击元神境时,只怕又会引发大动静,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万万不能出现纰漏。”

    玄藏郑重道。

    其他三人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那梦三生本就有邀公子入东海蓬莱之心,倘若此时公子突破,引发动静,被他们看出端倪,只怕到时候就连蓬莱神峰的主人都会坐不住,要亲自来我寒州,动手抢人了。”

    如今的牧龙,俨然是一块稀世奇珍,对那些道统充满致命的吸引力,众人对于这一点,没有丝毫疑问。

    “看来,唯有催动我寒州所有阵法,方能掩人耳目了。”

    玄藏道。

    “这些,还不够。”

    敖洪力求此时万无一失。

    “我青龙神殿之中,有几位元神巅峰的强者,即将凝练法相,如今突破,正好混淆视听!”

    “白虎神殿中,有三千人要凝聚元神。”

    白戮说了一句。

    “另外,我等早已从寒州的变革中寻得破道的契机,如今幻神法界之中走过一遭之后,时机已然成熟,待公子凝练元神之后,寒州将会多出三位尊者。”

    炎心笑道。

    “如此一来,我寒州可就热闹了。”

    牧龙听得一阵心惊,外加喜悦。

    白戮破道在先,而他从寒州变革的理念破道,威力有目共睹,如今,倘若敖洪等人再度破道成功,寒州的整体实力,绝对会因此突飞猛进,毕竟,他们可都曾是道君境界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