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娆蔷薇

156-160

爱枣2016-9-25 21:11:46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五十一章 再现的初次欢爱2~高h

    “啊……”chu壮宛如手臂chu的欲龙重重地c入紧致的小x口,蓦然顶开柔软温热的内壁,霸道邪肆,丝毫不顾虑我的感受,就这样凶猛地闯进我的身体里。

    “啊……”我小声地惊呼,大口大口的chuanxi,优雅的脖颈向後扬起,修长的双腿绷得更直更紧,紧致的小x紧紧的咬住入侵的巨物,幽深的huajing微微蠕动,死死地hangzhuchu壮火热的rb,小屁股微微後退,下意识地想要微微躲开他的巨大的欲龙,逃避这突如其来的强烈被充实的感觉。

    “你想逃到哪里去???”他的大手托住我丰满浑圆的小屁股,重重地往下一拉,巨物迎上,凶猛地一顶,硕大的蘑菇状圆端重力抵上了柔嫩的子g口,好似一个强力的锤子,撞击出一股酥酥麻麻痛痛的感觉。

    “唔……疼……”小手紧紧地抓住他壮实的胳膊,指甲因为用力而微微泛白,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所有的感觉都集中在下半身,两人的交合处……

    “好……那我不动。”他安抚道,chuanxi急促,似乎很舒服,却在拼命克制。

    狰狞的rb停在我的x内,暂缓抽c的举动,改为缓缓地绕圈碾磨,圆圆硕大的g头对准那一处敏感的子g口,刮弄著,轻轻地磨蹭,若有似无的搔痒,意图明显,想要激起我的qingyu。

    而我的qingyu,还真的被他这麽缓缓的求欢撩拨起来了。小x里更加水灵,huaxin深处宛如泉眼一般慢慢的泛起泉水,痒痒的,湿湿的,胀胀的,说不出来的快乐。

    “学长,我们……哈……还在穿衣柜里……”我断断续续的chuanxi,想要提醒他,此处不宜进行这等少儿不宜的画面。

    “不喜欢这里吗??”他刻意忍耐,漆黑不见底的双眸专注地凝视著我微微动情的小脸。

    喜欢……不……喜欢……???……穿……穿衣柜……呼……

    rb不经意刮过左上角的一处敏感软r,小x里的嫩r一阵紧缩,一大股潮泽温热的春水流了出来,却被它全数堵在紧致的x内,胀胀的,酸酸的感觉。

    身体上渐渐感受到了快乐,思绪却渐渐飘飞。

    ……穿衣柜……

    ──穿衣柜。

    喜不喜欢穿衣柜?学长他居然问我这个问题。

    我的思绪突然蹦回到之前的那个夜晚──天真无邪的小白兔被凶狠霸道的豺狼po+chu的那一晚──令我伤心欲绝的po+chu之夜……

    我怎麽可能不记得……他从窗帘中突然现身,将我拉进一边空的穿衣柜中,不顾我的抗拒与哀求,将我全身的衣物剥光……有力的大手,牢牢地抓住我,火热的薄唇在我光洁纯净的皎白身躯上肆意的亲吻蹂躏……chu大狰狞邪恶的坚挺rb狠狠地撞入我未经人事的紧致小x,戳穿了那一层纯洁的处女膜……

    我还记得……刚刚被他po+chu的那一次,他不顾我小x泛起的撕裂般的疼痛,凶猛的rb在我的花x中来来回回,前前後後,深深浅浅的抽c著,一下又一下……鲜红的血丝混杂著透明粘腻的y水,缓缓地滑落,沾染在他的rb上,沾染在两人不住贴合的耻骨处,染上两人交织的茂密丛林。

    那一次,他不顾我的疼痛,强要了我……狰狞的rb九深一浅地戳弄,气势汹汹地横冲直闯,霸道不讲理的辗转反侧,直到把所有的地方都参观浏览了一番,直到把所有的角落都烙印上他的痕迹,这才状似心满意足的重重一顶,蘑菇状的圆端抵住柔嫩子g的最深处,火热强势的rb微微颤抖胀大,将所有浊白滚烫的种子全数喷洒在我的体内。

    那一晚……满意得到我之後,他附在我的耳边说,我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上等名器。

    这一晚,我记忆尤深。每一个环节,每一处细节,都好似刻在骨头缝里一般。

    ──试问,有哪一个女x,会忘记从女孩蜕变成女人的那一刻?

    ──只怕那个将她改变的男人,会一辈子深深的铭刻在她的心中。

    ──这也许就是男人骨子里处女情结的来源吧?

    ……

    我还清楚的记得这样一处细节:欢爱的途中,曾有一人,拧开了房门,似乎站了片刻,聆听了一番,忽而转身离去。

    白麒学长在这一险些被发现的过程中,显然更为兴奋……我可怜未经人事的柔嫩小x,差点被他chu壮的rb戳穿……戳坏……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再现的初次欢爱3~ 高h

    ……

    “蔷薇……在想什麽,这麽出神??嗯???”白麒不满的追问,rb不再安分的停止不动,而是缓慢的抽出两分,顶进一分,蘑菇状的圆端在紧致湿润的rx中如鱼得水,痒痒的撩拨一圈,继续退出,再次进入,力道不轻不重,恰到好处地让人不能满足,非常成功的唤回了我的神志。

    “哈……想起了……呼……这个穿衣柜里的……我的初次……”小x收缩的紧紧的,死死的咬住其中的异物。怎奈chu壮rb万般有技巧的抽动,身下交合处传来一波接著一波酥酥酸酸的欢愉,让人按耐不住。

    “你是我的……你的第一次,是我的……你的人,你的心,都是我的……永远是我的……对不对???”他低声喃语,声音好听迷蒙,好似清泉一般,汩汩地从流入心中,清凉透彻,却透著一丝寒意。

    “可是……唔……学长……第一次……我被你弄得好痛……哈……”突然之间,委屈系上心头,我将头埋在他的怀里,闷闷的抱怨:“下面……硬生生的被你的顶开……呼……整个下半身好似被撕裂了……感觉……只有痛……好痛好痛……你却不肯停下来……”

    感觉他蓦然僵住,半响,口气诚恳的说:“……对不起……那时……我真的克制不住自己……蔷薇,原谅我好不好???用我一辈子的时间来补偿你………嗯???”

    “那……你准备怎麽补偿我???”嫩嫩的小白兔天真的问腹黑邪恶的大灰狼,傻傻地跳进设好的陷阱。

    “我保证,以後每一次欢爱,我都伺候你到高氵朝……哈……就像这样……舒服吗???”他口中允诺,身下的巨物也随之狠狠地冲撞起来,对准x内的敏感处,使劲的研磨戳弄,九浅一深。

    “啊……哈……嗯……不……那里……不要……”突入起来的撞击带来一大波快乐的浪潮,铺天盖地的将我淹没。皎白如月的身子软成一团,不堪盈握的纤腰却不住的迎合款摆,小屁股极有韵律的绕著圈子,小x里春潮似浪,一bobo的滑落,万般的y靡langdang。

    “你喜欢……我这样ganni……对不对……快说……呼……”他一边不紧不慢地戳弄我的小x,一边万分不要脸的追问。

    “不……对……不要……哈……”……喜欢……很……喜欢……好舒服……要是rb在往上戳一下……应该会更舒服……啊……被顶到了……整个小x都酥麻了……好多水水又流了出来……

    “小y物……你明明欢喜的紧……还这麽嘴硬……看我不干穿你……”他的大手紧紧的按住我浑圆肥软的蜜桃状小屁股,更加往他的下半身贴去,rb狠狠地戳刺进入,顶开xiaohun紧致的小x,使坏地重重地往上一戳,硕大的蘑菇状圆端斜斜地刮过最最敏感的左上方的嫩r,激起一阵无法言喻的欢乐。

    ========================

    “哈……呼……不……啊……里面好麻……好热……”听著她小嘴儿溢出xiaohun蚀骨的声音,娇媚撩人,白麒忍不住更加大力地抽c,一下又一下,双眸凝视著小人儿娇豔绯红的脸颊,密密布满的香汗,心里溢出一阵柔软的爱怜:

    蔷薇,他的蔷薇。

    这一世娇小可爱的蔷薇,居然能被他提前一步找到,揽在怀中,轻而易举的吃抹干净。只是那时,他尚未认出她来,而在相处的途中,因为他而发生了一些误会,她落荒而逃……但是,终於还是被他寻了回来。

    确实想不通,这麽一个平凡的女孩子,居然会是他寻寻觅觅这麽久的人。这样一副不起眼的柔弱娇躯,居然是此等的名器,能够带给他这样强烈无可言喻的欢愉。

    这样的她,他怎麽会放手呢?

    她只能是他的,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

    身下的撞击越发的凶猛厉害,他的巨物在她的x内肆意的进出,气势凶猛地驰骋沙场,好似勇猛的战士,要彻底的侵占每一处的场地。硕大的蘑菇状g头在她的敏感软r处来回的厮磨,速度忽快忽慢,力道忽轻忽重,只逗得那滑窄的甬道越发的紧致抽搐,温热的春y一bobo的无声滑落,悄悄地滑落在他的rb上,随著抽c发出“噗嗤噗嗤”y浪不堪的声音……

    身下的娇软小人儿已经彻底酥软在他的怀中,任由他摩挲蹂躏,肆意抽c,身子软成一滩水似的,小x却绞得死紧,好似一个贪恋的小口,一口一口涟涟不舍的含吮著他的欲龙,吸的他极其舒爽,忍不住rb更加胀大,凶猛地进出,想要重重地玩弄她,却总是含著一丝不舍。

    呼……他猛地抬头,一股激烈的快感从脊骨快速滑下,rb狠狠地钉入她的x内,圆端的蘑菇状g头死死的抵住柔弱的子g口,胀大了一圈,微微颤抖著将他浊白的jy一股股的s出……

    甜美的小x绞得更紧,似乎被这番举动搞的更为兴奋,一bobo的痉挛从接受jy的子g深处传出,大波的春水将他的rb全数淹没……

    第一百五十六章 揭秘那神秘的tou+kui者1~高h

    ……

    啊……好快乐……却好困……眼睛都睁不开了……

    但是可恶的白麒学长却不肯放过我,明明都已经爱过了,他的rb还yingbangbang的c在我的水润小x内,不肯离去……

    他似乎一点都不累,双手还是那麽有力的抱著我……

    可是我……却好困好困……只能任由他将无力的我抵在柜子上……

    “咯吱──”柜门的声音蓦然响起。

    陷入昏迷的神志突然间清醒,我警觉的睁大杏眸,想要四处观望一番,可是白麒高大的身躯将我的视线全数遮挡。突然灵光一现,想起方才的问题,我张口就问:“学长,第一次开门即将进来的那个人,是谁???”

    “第一次,没有人进来过。蔷薇,是不是你太累,所以出现幻觉??”白麒语气坚定的否认,担心的星眸扫了扫我的小脸。

    “可我明明听到有人开门,欲进又止……呼……别……别动……”他真邪恶,明明知道我又累又困,竟然还用大rb顶了顶我的柔软huaxin,戳出一阵水意。

    “是不是这样的欲进又止呢?”他亲自示范了一下,欲龙在紧致红润微微肿起的小x口戳了一下,然後定住不动。

    “不……不是这样的……呼……”不要……再来一次我会死掉的……身子都已经软成一滩水了……

    我觉得自己好似被车轮碾过一般,身子又软又酸又涨的,怎麽经得起他再一次的蹂躏??偏偏他又j力旺盛,方才用了四十多分锺,第二次更加持久,恐怕能够持续两个小时……我嫩嫩的可爱小x,如何经受的了?

    ================

    无奈,柔弱小白兔的无力抗拒,丝毫不被放在眼里,反而被邪恶的大灰狼视为欲迎还拒。在大灰狼的强势攻击下,被攻城掠池。

    ……

    他先将我放了下来。

    酥软的双腿一接触冰冷的木质地面,一个激灵,差点摔在地上,幸好他眼疾手快,离得又近,大手一捞,将我搀扶了起来,顺势转了一个圈,让我爬在柜子壁上,对著他翘起浑圆的小屁股。

    火热硕大的rb贴著我蜜桃般的小屁股,一下又一下,煽情地摩挲了几下,迫不及待地c入粉嫩柔软细致的两只yutui间,来来回回地抽c,每一次都要摩擦过隐藏的珍珠,每一次都贴著饥渴的小x却不进入。

    “学长……进来……”体内的qingyu被他轻易的撩拨起来了,让我难受的款摆酥软的细腰,双腿夹得更紧,小x里春水如潮,一bobo的滑落,饥渴贪婪的想要追逐他的巨物。

    “……你真是……小y物……呼……”他的呼吸愈见急促,火热的呼吸喷在我光滑如玉的後背上,好看的薄唇顺著脊柱往下亲吻,一只温暖微微湿润的大手在我的酥x上游移,撩拨著粉嫩嫩的顶端桃花,另一只大手放在我的小腹上,煽情的摩挲著,暗地里将我更往他的怀中揽去,无法逃开……

    也……不想逃开……

    “啊……”红唇微微颤抖,溢出一丝轻微却媚骨的shenyin。杏眸风情的眯起,说不出来的诱人。

    火热的rb终於按耐不住小x的再三邀请,凶猛地撞入,不给人反应的机会,就开始剧烈的律动起来,“啪啪啪”地声音y浪的响起。

    小x里又酥又麻,一潮潮的欢愉好似洪水泛滥,从huaxin深处蔓延开来,顺著不断被涨满撑开的幽径扩散开来,x内的每一处敏感嫩r,都被他狠狠地摩擦撞击……隐藏的珍珠,被他修长有力的手指找到,点弄,撩拨,拉扯,rounie……酥x顶端的桃花被他轻轻重重的拉扯著,玩弄著……

    铺天盖地的欢愉将我吞没……神志说不出是模糊,还是更加清晰……感觉整个世界苍白一片,只有我们两人存在,肆意的欢爱……他邪恶的唇,他灵巧的手,他火热的rb……

    “啊……嗯……嗯……”抑制不住的shenyin从嫣红的小嘴儿中流泄出来,与他急促的呼吸声交织在一起。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子突然紧绷了起来,j巧的脖颈绷直後仰,酥x挺得更高更往他手中送去,小xhangzhurb,咬合的更加紧致,一双yutui绷得直直的……

    唔……嗯……高……高氵朝了……大股的春y从x内喷s而出,淋在硕大火热的rb上,敏感的子g口微微裂开一条缝隙,将蘑菇状的硕大圆端一口咬住,死死的不放开。幽径将rb紧紧的hangzhu,开始一波接著一波极有韵律的抽搐……

    “呼……小y物……快被你夹死了……呼……s了……”他重重的chuanxi著,将我抱的更紧,rb里所有的jy全数s入了我的小x中……

    ……

    哈……哈……哈……终於,搞完了……

    我有些欣慰的大口chuanxi,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这次……真的累到了,喂饱了他,终於可以睡觉了……

    ……但是

    “那次欲进又止的人,是我。”一个冷静轻柔宛如天边浮云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

    “学长……你骗人……你明明跟我在一起。”累的睁不开眼睛,勉勉强强还有一丝回嘴的力气。

    “娘子,那次那个人,是我──白鹭。……只是我没有想到,在他怀中的女孩子,会是你。”声音状似有一丝苦涩。

    第一百五十七章 揭秘那神秘的tou+kui者 2~

    “娘子,那次闯入的那人,是我……”

    ──这句话,这麽的风轻云淡,却好似晴天霹雳一般,将我打入地狱。

    蚀骨的睡意被这状似清淡的一句话清除。

    我想,每个女孩子都希望能把自己的第一次,献给最爱的那个能够共度一生的人。虽然那个时候,我很喜欢白麒学长,但是也没有到主动献出第一次的地步,何况我们才刚刚确立恋爱关系没几天。

    在那种被迫献身的危机下,有一个人出现了。

    我怕的要死,怕被不相干的人发现。所以後来轻易的近似於自欺的相信了白麒的孪生子说法。

    但是,那个人却会是白鹭。那个口口声声说喜欢我,唤我娘子的少年。那为何当时,却不来救我。

    借口说当时他不知道,白麒怀中的女孩是我,所以转身离去,不愿意救我?呵……那麽,他究竟旁观了多少位少女这样失去了童贞??

    现在,他却施施然地前来,告诉我说:“娘子,那次闯入的人,就是我。”并且请求我的原谅???

    ……

    居然,是你!?……居然,会是你──白鹭。

    虽然昨晚确实是你救了我,但是,我却怎麽也无法原谅你。

    因为你不会知道,在我的内心深处,一个无人能触及的地方,蹲著一个孤单的小女孩,殷殷的哭泣,无法抑制的悲伤,为她被强行夺走的童贞。

    有句谚语曾说,我多希望我回到孩童时代,膝盖上蹭破了皮,很快就会痊愈。可是心灵上的创伤,却永远存在。

    这道伤痕,重重地刻在心头,无法痊愈。

    ……

    “原来,是你,白鹭。两次都被你看到了,哦,不应该是三次,你看够了吗?心满意足了吗?”悲伤到了极致,我的声音反而没有一丝颤动,轻柔淡定,带著丝丝欢爱後的沙哑。

    头有些疼,我的右手紧紧的抓住脖颈上的蔷薇项链,似乎从中心的银色蔷薇处,会传来淡淡的温暖的,给我一些无言的支持与安慰。

    “娘子?”看到我冷静平淡的反应,白鹭有些慌张,身形一闪,来到我的面前,伸手就想拉我。

    “不要碰我!!!”我大声地尖叫,身子拼命地往後一躲,闪开了他的碰触,也顺势逃离了白麒的身边。

    “蔷薇……过来……别退了……小心!!”白麒也突然伸出手来,想要拉我。

    “你们都不要碰我!!!”我拼命的往後退,没走两步,就跌出了柜子。

    强烈的光线刺激劈头盖脑地将我笼盖,突然之间眼前一片光亮。明亮的光线好似弓箭一般笔直地刺入我的眼中,刺得我双眼迷蒙,什麽都看不见。晶莹的泪水顺应这强烈的刺激,不受控制的滑落,一串串,好似断了线的珍珠,怎麽都止不住。

    我跌坐在地上,突然觉得整个纯白光明的世界里,只有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坐著,浑身都是qingyu的痕迹,脏的连自己都受不了。

    委屈,真的委屈到了,连自己都无法忍受的地步。许多说不清楚的委屈,道不明白的伤心,一直在心里郁结了很久很久,现在找到机会,终於冲破了禁锢的牢笼,宛如决堤的洪水一般,肆无忌惮的流泄而出。

    我一个人,坐在地上,从开始无言的流泪,到小声的啜泣,再到最後的放声大哭……

    ===============

    两个清秀宛如山水墨画似的人站在哭泣的小人儿身边,默默无言地凝视。他们伸出的手僵在半空中,一动不动,都不敢落在她chiluo的粉肩上。漆黑的星眸里充盈著漫漫的心痛与懊悔,妖冶晶莹的丹凤眼里流露出无助与伤心。

    ……

    “娘子……别哭了……”

    “蔷薇……乖……快起来……”

    随著两声呼唤,两只手同时落在我的肩上。一只温暖的大手搭在左肩,一只冷凉的大手打在右肩,不同的触感,却同样让我感觉到恶心。

    “呕……”胃里一阵泛酸,我克制不住地呕吐了起来。两餐未进,能呕出的只是酸水。

    “娘子……你怎麽了?”白鹭著急的想要扶起我,我欲拜托他的

    “蔷薇,快起来,让我看看你怎麽了?”白麒上前一步,蹲下身子,双手一环,将我轻易的抱起,放在床上。

    两个人围著我上下的打量,恨不得将我全身上下都细细的检查一番。

    ……

    “会不会是怀孕了?”白麒神色有些凝重地猜测,微勾的唇角却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淡淡欣喜。

    闻言白鹭紧张的抓起我的手腕,按住脉搏,号了一会儿,有些失望又有些释然的摇了摇头,说:“她没有怀孕。”

    然而,很快他们就发现,越是被他们碰触,我的呕吐症状於越是明显。严重到呕得全身颤抖,泪眼蒙蒙,眼圈和鼻子尖都微微泛红。似乎把胃酸都呕了出来,一副痛苦的要死的模样。

    “好,我们不碰你。”他们对视了两秒,一起後退了几步,站的远远的,担忧的凝视著我。

    ……

    以前看漫画的时候,看《天是红河岸》,看到深情的凯鲁王子听到载著夕梨的船被敌人袭击沈了,失去了她的消息,因而发生强烈的反胃。图中还解释说──因为太爱一个人,所以连身体都不能接受她离开的消息。

    而现在的我,因为心里太过伤心愤怒,所以连身体都开始排斥他们的接触吗???

    真是这样的话,我只愿有生之年,永远不再见到他们兄弟。

    ===========

    美人儿们,小枣最近受了情伤,求安慰求抱抱。

    第158章坚定的念头──远离白家兄弟

    ──我只愿有生之年,再不见到白麒和白鹭。

    ……

    哭了一会儿,我渐渐缓了过来,看也不看旁边站著的两个男人,红著眼圈抽著鼻子chiluo著身子进了浴室。

    伤心的感觉随著热水冲走了一些,离开的信念却在热雾白茫茫的氛围中更加坚定。

    洗了半个锺头,我擦干身上的水珠,chiluo著身躯,径直走了出来。

    ……

    他们两人还是方才的站姿,却似乎僵化的石像一般,不曾动弹,相互对视的目光因为我的出现而结束,齐刷刷地望向我。

    明媚的阳光照s在chiluo的娇躯上──

    皎白如月的光滑肌肤,露著水汽的黑色长发,小巧漂亮的脸蛋,j巧细致的修长脖颈,脆弱美丽的锁骨,浑圆高耸的酥x颤巍巍的盛放著两点粉嫩桃花,纤细不堪盈握的柳腰,平坦光洁的小腹,茂密微微卷曲的丛林交汇处,修长笔直的yutui,j致秀丽的yuzu……

    暖色的阳光为这美景添上了一点圣洁的味道,好似天堂最美丽的天使降临凡世,身姿妖娆,神态迷人,却拥有漠视一切的目光,冷傲孤独。

    白家兄弟怔怔的站著,一动不动,目光贪恋,盯著眼前的美景,空气凝结了,似乎连时光都暂驻不前,缠绵地留恋。

    ……

    我目不斜视地走过他们,从穿衣柜中取出衣物──黑色的bra,纯白的diku,再配上一件纯黑典雅的连衣裙,一双明黄的高跟复古凉鞋。

    我当著他们的面,慢条斯理的,大大方方的,一件一件的穿衣。

    记得曾经在寝室的夜谈会上,听清莹说:──男人都喜欢为女人脱下diku,却没有耐心为她穿上bra。

    我现在刻意让他们看著我更衣,让他们心痒难耐,却不敢动手亵渎。

    现在的我,一点都不怕白麒或者白鹭会像刚才那样将我强行拖去欢爱。因为他们知道,他们轻轻的碰触都会带来我最最强烈的排斥反应。

    刚才白麒之所以得逞,是因为我的心虚。我对昨晚和白鹭发生的事情感到内疚,我觉得自己对不起白麒。

    但是现在,我──蔷薇,理直气壮。

    如果这个男人从来都是逢场作戏,欢场高手,不断玩弄别人的感情,一生与无数的女人欢好过。他如何要求他的女人对他专一,只拥有他一个男人?

    如果这个男人没有同情心,视若无睹,见死不救,有意无意狼狈为奸。他的话,又可信几分?

    如果这两人是白麒和白鹭,那麽,我全部都不要。

    ……

    ──我不愿再与白鹭玩“娘子相公”的古代称呼游戏。

    ──反正我已经shishen与白鹭,不可能再对白麒专一,满足不了他的要求。他也不必非要我不可,不是吗?

    世间女人多了去了,他们大可找其它自愿的聪颖女人来玩这一场混乱的关系。

    我天生愚钝,一颗心一旦付出,便是全心全意。玩不来他们这种富家子弟感情上的暧昧y乱游戏。

    我只愿:今生平平淡淡,找个能够与我相知相爱相敬一生的男人。

    第一百五十九章 坚持不懈的白家兄弟

    我搬回到了宿舍里,一个人住。--远离白家兄弟。

    可是,之前习惯了他们相伴的日子,猛然回到一个人的生活,很有些不习惯的感觉。

    ──生理和心理上都不习惯,但主要是身体上的不习惯。

    ……

    我这副娇弱的女x身躯习惯了他们每日细心的照顾,无日无夜的激烈欢爱。突然被强行闲置,每晚都会泛起一阵无法排解的空虚酥麻,早起便是一阵说不出来的腰肢酸软。

    就好像……一个人习惯了大鱼大r的日子,突然开始吃素的那种莫名失落一般……这副柔弱的女x娇躯无法适应。

    但是,只要心里不想,r体上的渴望就会渐渐消失。

    比如说,当我感觉身子开始发烫,不知何时湿润的小x里……渐渐泛起空虚的时候,保证自己不要躺到床上去,看会儿动漫或者美剧,逛逛喜欢的论坛……注意力这麽一分散,那种蚀骨的想要被人抚m的感觉就会淡化……湿润潮泽的小x也会渐渐的不再悸动难耐,身子里刻骨的yuwang也会渐渐消退。

    ……

    但是这并不是说,我就没有苦恼。──白家兄弟并没有放弃,反而更是粘人。

    白麒在学校的每一个角落里,都能随时出现。

    比如说,图书馆的阅览室里,当我翻开一本小说看的入迷时,一个飘然熟悉的身影会在我的对面坐下,拿著一本书,装作专心的看。他的目光,透过薄薄的书本,rela辣的注视著我,让我浑身都不自在。面对这样令人分心的人,我只得起身把书放回原位,转身离去。

    比如说,教学楼的自习室里,当我拿出专业的书籍开始学习的时候,一个挺拔笔直熟悉无比的身影就会在我的身边坐下,离我大概两三个座位的距离,拿出学生会的策划书之类的东西,专心的工作起来。他眼角的余光时不时地围著我转上一转,仿佛随时看到,才能安心做事一般。

    ……

    比如说,每天早上,白鹭都会拎著一份热乎乎的早餐,微笑著等在楼下。看到我下来,他立马迎上来,热情万分的递上手中的早餐。

    而我,通常视而不见的走过。

    ──第一天,他拦在我的面前,修长的手臂挡在我的前面,硬是让我吃。可是刚刚闻到他手中**蛋的味道,小手被他轻轻碰触著,我无法抑制的後退了一步,微微有些反呕。

    他敏锐地缩回大手,神色有些黯然,嘴角强扯起一抹笑意,低声轻唤:“娘子……”

    娘子……?不……不……我承担不起这份殊荣。嘴角微微抽动,继续後退一步,远远地,警惕地看著他,好似一只呲牙咧嘴的小兔子。

    ……

    再比如说,中午去食堂吃饭的时候,白麒和白鹭两位兄弟居然一左一右,两人贴著我的桌子坐著,好似两只猛兽正虎视眈眈的守护著自己的领域,不让别人前来侵犯。

    可惜,我本来饥肠辘辘的胃口,在看到他们的身影之後,又开始微微抽搐起来,眼前的饭菜也变得索然无味。

    拿起筷子随意拨了两下,便吃不进去了。

    ……

    於是,只待三四天,我便整个人消瘦了一番。

    脸上的婴儿肥很快消退了去,显得杏眸更加大,越发的柔弱,楚楚风情,我见犹怜。bainen修长的脖颈更加纤细柔弱,j致好看的锁骨更加突出。腰肢瘦的不堪盈盈一握。好似一阵风吹来,就能把我轻易吹走似的。

    ……

    白家兄弟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一点,每当看到我,无可奈何的眼神都多了一份心疼,似乎想要说些什麽,却欲言又止。

    然而,他们也相当的固执,一个每天坚持送早餐,另一个每天坚持陪我自习。

    ──没有一丝放过我的意思。

    ==========

    不知为何,这样的日子,他们只坚持了10天。

    第十天的清晨,当我匆匆忙忙奔下楼时,没有看到白鹭手持早餐等待的熟悉身影。

    微微一怔,我不由自主地快速环顾了一下四周,目光有些闪躲,很怕他突然从角落里出来,笑眯眯的看著我寻找他……但是,到处都没有他。

    没有……白鹭……

    心里突然弥漫了一股说不出来的滋味,有些释然,又有些许的失望。

    清瘦的j致小脸微微垂下,眸色垂地,稍稍暗沈了一些,心里快速地滑过一抹难过:

    这世间的……男人,果然都不可靠……坚持的太少,放弃的太早。

    我想,但凡这个世间的每个女人,都喜欢考验她的男人──看他是不是有耐心有毅力,愿意为她赴汤蹈火。他是否愿意无怨无悔地,包容她的小x子,一直不放弃的宠著她。

    白鹭,你没有做到呢。心里有个无言的声音,低低的,沈沈的说,无法抗拒的失望。

    不过……不过,白鹭,你可知道,你的坚持,可能不会让我释怀你曾经的作为;但是,你的这番不坚持,却更加坚定了……我……离开你的决心!!

    ……

    很巧的是,同一天,在图书馆看报纸的时候,白麒学长也没有出现。

    我一个人翻看了完了今日的报纸,起身,听到身後突然响起的一片哗然。

    “啧啧,快看,她又一次被白麒学长抛弃了……”可爱的声音却有著一股子娇作。

    “是啊,好像叫蔷薇吧,就是长的可爱点,凭什麽摆那样清高的架子,故意不理优秀无比的会长大人,被抛弃了是活该的。”清脆的声音里透露出一股遮掩不住的鄙视。

    “就是就是,看她这副狐媚的样子,说不定,她床上功夫很好呢,要不然也不会这麽不要脸,迫不及待的爬上学长的床。”

    好奇心还真的被她们勾起了,我放慢脚步,竖起耳朵,不动神色的听。

    “说不定,人家比较擅长口技,专门学过的,把白麒学长伺候的舒舒服服的……”想象力这麽丰富?是a片看多了?还是她的技术很好?

    “哼,口技好有什麽了不起,学长那麽优秀,怎麽轮到她一人独自分享……”哦……这位想尝尝白麒学长的鲜啊……

    “哦,怪不得今日学长不再出现了,原来是她太过贪心……”贪心……是吗……我贪心吗?

    忍不住勾起一抹浅笑,我大步离去,不再理会身後的闲言闲语。

    ……

    这般恶毒的评价,不堪入耳的话语──大都出自一个心理:嫉妒──来自女人与女人之间的嫉妒。

    她们向来只看到,白麒学长风度翩翩,英姿飒爽,风轻云淡的英俊模样,自然被他迷得神魂颠倒──就跟……从前的我一样。

    若是她们也有这等机会,能够近距离亲密接触他──被他强行按在柜子里,夺取贞洁,撒下谎言,肆意玩弄……难说她还会不会说出这样的话语来?

    不过,人与人是不同的。

    说不定,她们能够继续坚持奉献,不会像我这样,靠近了便会反胃,恨不得躲得远远的。

    ……

    这个世间,还是对女人不够公平。

    男人犯了错误,稍稍改正,做出一番痛改前非的样子,观众看在眼里,便宽慰了,反而责怪起女人的不知好歹,不懂见好就收,不够大方懂事。

    若是女人犯了错误,只怕永远无法原谅,闲言闲语,冷嘲暗讽,毫不客气的往她身上泼去。

    要不怎麽会有古时的沁猪笼,上刀山下油锅?

    这,便是男权的社会。

    可悲的是,多数的观众与迫害者,自己本身也是女人。

    ……

    正所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第一百六十章 桃花妖孽王昭君~1

    切记,不可跟没有教养,嫉妒烧心的女x同胞过多争执,不然势单力孤,收到伤害的必定是谣言中人。

    若是我表现出介意,只怕谣言更甚,更加难听的话语她们都说的出来。

    最好的方法,便是置之不理,淡然处之。

    我拿起挎包,权当自己失聪,快步离开图书室。

    ……

    这学期,学校新开了几门选修课,为学生提供了更加多的选择机会。

    那时我尚在实习,没来学校,清莹帮我选修了一门──文字学。

    她觉得这门学科本来就跟我专业相关,更加方便混课。再加上这门学科的王老教授甚是和蔼可亲,对待学生非常好,只要期末时交上一份论文,便可轻松过关。所以他的课上,仅可见,学生寥寥数人。

    今日,我决定前去受教,感受一下中国文化的博大j深,品味一下中国文字的渊源魅力。

    然而,我从图书馆千里迢迢,一路狂奔地赶到教学楼,还是晚了那麽一点点。

    上课铃声响了五分锺後,我才顺利抵达3号教学楼,瞄准教室,蹑手蹑脚地从後门溜了进去,找到最後一排的位置,悄然坐下,拿出随身携带的摘抄本,放在桌面,摊开,一双明眸翩然抬起,望向讲台。

    ……

    大晴天的,一道雷劈中了我。

    不是说……这门选修课,选修的人多,但是来上课的人却比较少吗?

    不是说……这门学科的老教授白发苍苍,和蔼可亲吗?怎麽站在讲台上的,是一位风度翩翩的帅哥呢?一双若有似无深情点点的桃花眼,笑眯眯的盯著我看,莫名的让我感到熟悉。

    这……难道方才我一时惊慌,找错了教室?

    小脸有些潮红,我匆匆地将桌面上的摘抄本一捡,侧过身子,就欲弯腰悄悄地不动神色地从後门溜出去。

    俗话说的好,从来处来,到去处去。

    “这位……要走的女同学,你叫什麽名字?”桃花眼的声音还蛮好听的,好似一抹柔风在耳边萦绕,令人沈醉。

    只是……当著这麽多学生的面,被这麽一问,实在是,有些丢人。

    动作一僵,我状似不动神色的转回身子,正正经经的坐好,摆出一副我正在认真听讲的模样,睁大杏眸,不明所以的盯著桃花眼帅哥,一副柔柔弱弱,请你放过我的可怜样子。

    “这位……坐在最後一排的女同学,你是第一次来吧?叫什麽名字?”桃花眼居然无视我的示弱神情,继续追g究底的追问。

    教室里安静的似乎掉一g针都能清晰的听见。其他的同学都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幸灾乐祸的盯著我。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镇定的开口道:

    “我叫蔷薇,久仰您知识渊博,这学期迫不及待地选修了您的课,希望能在您的课堂上领略中国文字的源远流长。因为之前一段时间在实习,今天是第一次来听您的课,请老师您多多指教。”

    嘴角勾起一抹甜甜的恭敬的笑意,杏眸中溢满了崇拜,专注地凝视著他。

    桃花眼微微一笑,温柔的感觉满满的溢了出来,他说:“王教授生病了,这段时间,我来代替他上课,我的名字是……王昭君。请各位同学多多指教。这位蔷薇同学,我希望你可以做我的课代表,以後有什麽重要课件资料,我传给你,你负责传给其他的同学……”

    ……

    恍恍惚惚间,秋高气爽,碧水蓝天间,我似乎变成了一只自由飞翔的漂亮大雁,无意间看到了一位美人伫立在江畔,一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美眸秋水盈盈的凝视著我,纤纤玉手指向我……

    让我忍不住,想要亲近,想要依偎在他的怀中,感受他蚀骨的温柔抚m和令人安心的温暖体温……

    ……

    右手无意识的攥紧脖颈上的项链,柔软的指尖一边又一边地细细刻画那朵蔷薇的模样。杏眸盯著他,思绪却渐渐飘远,似乎有一道亮光闪过他纤细白皙的脖颈,在衬衣的领子间一闪而逝,看不清究竟是什麽……

    ……会是另一朵更大的更灿烂的蔷薇吗?

    ……我在想什麽呢?

    ──思绪突然被扯回,听到他好听宛如天籁般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今天就上到这里,内容很多,请同学们下去复习一下,我提供一些参考书,大家可以去图书馆里查阅……”

    这节课上的真快,这麽一眨眼的功夫,就下课了。

    “……蔷薇??蔷薇!!你跟我来一下,我有些资料要传给你,带上你的u盘跟我一起到办公室里来。”昭君的桃花眼似笑非笑的盯著我的失神,也不恼,走到我的身畔,很有耐心的唤我的名字,一遍又一遍,直到我听到为止。

    “嗯?有什麽事?”蓦然回神,我诧异地看著站在身边的王昭君,一时不察,直接喊出了刚刚给他起的外号。

    “你跟我来拿资料。另外,你可以直接喊我昭君。”他一把执起我的手,拉著我往教室门口走去,娴熟的手法,自然贴心,似乎这一举动天经地义一般。

    小手略略一抽,想要从他的手心中抽出来。刚刚抽出一点,就被他察觉了,大手紧紧地一握,将我的小手牢牢抓住。

    似曾相似的温暖感觉从他的手心传了过来,将我全数包围──暖暖的有力的大手,牵著我的小手,怎麽都不肯放弃,怎麽都不肯离开,一直无言的包容,温柔的待我,心甘情愿。

    就好像那只雄心壮志的大雁,收敛起飞翔的翅膀,蜷起身子,慵懒的卧在美人的怀中,感受他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柔的抚m──我窝在美人的温柔乡里,眷恋往返,缠绵不舍,快乐又满足。

    忽然之间,就想到了这句话──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

    好奇怪,对於一个方才认识的人,我居然这麽安心的仍由他牵著我的手,带我去向一个未知的地方。

    心里泛起一潮接著一潮的温暖涟漪,甜甜的,香香的,快乐的感觉……笔直修长的双腿微微有些酸软……私密处的那一泉花x渐渐潮泽起来,微微发烫,酥酥软软,有一丝胀胀的感觉。

    且不说我见到他之後迷迷茫茫,宛如断线风筝般的思绪……这副柔弱却健康的身体,居然会有这麽奇特的生理反应……我究竟是怎麽了???

    难道我也成了世人口中所说的花痴女???

    都说男人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难道──女人也是???

    ……

    一路上,很多诧异的眼光,很多窃窃的私语,很多指指点点的行为……几乎一切的外界环境,都被神志迷茫的我忽视掉了……只留下小手被大手抓住的,那一份温存。我只感觉到他炙热的体温,顺著他的掌心传到我的小手……

    ==========

    昭君美人桃花美眸微弯,唇角微勾,笑语盈盈的跟各位美人打招呼:

    “好久不见,谢谢你们的思念,才让後妈作者动心,放我出冷g。请大家继续支持留言,我会好好表现的。後面一定会更加j彩”。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