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娆蔷薇

146-150

爱枣2016-9-25 21:11:20Ctrl+D 收藏本站

    第146章 纸包不住火 2

    ……

    我蓦地睁开眼睛,脑子还有点模糊,一个心跳的飞快,似乎方才做了一个噩梦,眼前却是一片暖暖的色彩。

    明媚的阳光,一缕缕地,斜斜地倾泻在我的身边,好似一个个漂亮的小j灵,顽皮的跳跃著,生机勃勃。

    我眨了眨双眸,一手扶在x口,紧紧的按住疯狂跳动的心脏,凝视著那一缕缕柔软明眸的阳光。

    我禁不住地,想要伸出小手,尝试著去捉住一缕光线。

    但是整只手臂却酸酸软软的,搁在柔软的床铺上。尝试了几次,都抬不起来,我有些气馁的放弃。

    ……

    脑子渐渐的清明起来,我有些迷惑,水汪汪的杏眸眨了眨,微微侧头:怎麽感觉这个场景,好熟悉……熟悉得似乎在梦中,我真真正正的经历了一次。

    那麽,我身边……应该是平稳悠长的呼吸声音。

    扭头,一张俊秀宛如山水墨画的面庞引入眼帘,说不出来的j致,闭合的双眸合成一条优雅的线,长长浓浓的睫毛微微的颤动,高高的鼻梁,淡色的薄唇……

    是了,面对这好看的淡色薄唇,我无法控制地,缓缓地伸出了手,悄无声息的靠近,然後……

    我无意中的一瞥,看到白麒,正怒气冲冲地站在门口,恶狠狠地盯著我……

    心跳蓦然加快,在x口如擂鼓,咚咚的就快要蹦跳出来。

    我惊出一身冷汗,小手死命地按住x口,控制不住地蓦地扭头望向门口──

    ……清清冷冷的空气,空空荡荡的房间,冷冷淡淡的门沿,──那里并没有一丝人影。

    白麒不在。

    ……

    阳光突然又变得暖和乐观起来,懒洋洋的照在我的身上,好似一只温柔的大手,在我的心尖上恰到好处的轻柔抚m。

    眨了眨眼睛,努力地再次望去,门口还是空无一人,没有丝毫白麒的影子。

    这下,才真正的放了心。

    小手缓缓放下,心跳渐渐恢复正常,我忍不住微微牵动唇角,扯出一抹如释重负的微笑。

    “娘子,什麽事情让你这麽开心?”突然,一声问候在我的耳畔响起,声音略带慵懒。一具火热的身躯贴了上来,有力的手臂将我紧紧的揽住,轻轻地一扯,便落入他的怀里。

    被他这样紧紧的扣住,两人chiluo裸的身躯相贴,热乎乎的。

    我有些不好意思,红晕悄悄地泛上脸颊,不想被他看到,我低下头,却错过了他若有所思的眼神。小手抵在他火热刚硬如铁板的x膛上,无声无息的推拒他。

    然而,貌似出於力的相互作用,上半身微微地与他拉开了距离,下半身却更为紧密地相贴,说不出来的暧昧感觉。

    “你……你放开我……”声音小的像蚊子的鸣叫声,明显的底气不足。小手软绵绵的推了推,心里泛起一阵说不出滋味的感觉,又甜又酸,整颗心胀胀的,挥之不去。

    “娘子你说什麽,我听不到呢……”他抱怨著,逮住机会,身子更是贴了上来,手臂微微用力,将我揽得更紧,似乎怕我凭空消失一般。

    第147章 纸包不住火 3

    “白鹭……”我轻声唤道,小手抵著他的x膛,使劲推了推,没推开他的怀抱,反而被困的更紧。

    “娘子,你该叫我相公……”他的声音万般委屈,含露的眸子水汪汪的微微眯起,凝视著我,“我们昨晚……已经礼成了……”

    他的一双含露眸子微微低垂,长长的睫毛好似蝴蝶一般扇了扇翅膀,闪过一丝晶莹的亮光。两颊居然微微泛红,羞涩得好似刚刚出嫁的新媳妇。

    然而,他的大手,却万般不老实地顺著我光滑的後背缓缓地游移,煽情肆意,中指轻轻按住脊骨,一路滑下──我一个激灵,身子微微一颤,一股酥酥麻麻的快感从他的指尖传来……

    这下,轮到我脸红了。侧脸微低,不敢看他的俊颜,顺从他的威胁,状似不情愿地唤了一声:“……相公。”……声音居然出乎意料的柔媚,好似一弯清泉,甜甜的流进他的耳畔。

    ──这般温婉,好似我万般情愿,对他极为上心满意似的。

    明明不是这样的,我怎麽就这麽不争气呢。

    “娘子真乖。”他笑弯了眸子,大手快速地滑向我圆圆润润,蜜桃般的小屁股,重重地一捏。

    “啊……色魔~~~!!!!!”我大惊失色,整个人一弹,想要挣脱他的怀抱,无奈男女之别,更往他的怀中送去。

    这样一番贴身厮磨之後,我似乎觉得跟他相互接触的皮肤变得火热,我x口的那两团柔软bainen的丰腴,贴著他的x膛不住地摩挲著,两粒红软小巧的茱萸愈见长大,抵著他的火热铁板似的x膛,愈发明显……我平坦的小腹上细嫩的肌肤贴著他火热的小腹,还有那坚硬刮人的毛发,以及那……蠢蠢欲动,越来越大,越来越硬的火热rb,贴著我细嫩的腿窝处,不住地磨蹭著……

    真是色魔……居然,这麽不经撩拨……

    眼眸微微一转,怯怯地扫了扫门口。

    “你在担心什麽?”他敏锐的追问,身子微微退开一些,专注地观察我的表情。

    “担心什麽……没……没有……”被他一点,小脸更加红了,好似熟透了的红苹果,亮晶晶的。

    “……”他沈默不语。

    气氛突然变得怪异,好似盛夏天气,盛满冰激凌的冰柜突然打开,寒气迎面扑来,令人措不及防,冷不丁地一个激灵。片刻之後,就看到冰激凌慢慢溶化,慢慢变软,心里不舍,却又无力可施。

    他的脸色……我看不到,只感到轻微的呼吸吹拂在我的头顶。

    ……难道,还要我去安慰他?

    我──才──不要!!!!!

    猛地一用力,居然重重地推开了他,只是用力过猛地下场是──

    “噗通”一声,我从床上跌了下去,重重地落在地上。

    好痛,小屁股落在地面上,撞得好痛,小手轻轻抚m,双眸眨呀眨的,眼泪都快要流下来了。

    我眼泪巴巴地抬头,看到半空中凝著的一只大手,接著,白鹭露出脸,淡淡的笑:“摔疼了吧?谁让你那麽用力推开我的。”──明明就是幸灾乐祸的语气。

    第148章 纸包不住火 4

    “谁让你方才那麽用力推开我的。”幸灾乐祸的说完,他缩回头,收回手,不再理我。

    揉著摔疼的小屁股,我起身,看到床上白鹭亮晶晶的眸子笑意涟涟的凝视著我光裸的身子,迅速地转身,一瘸一拐的闪进了洗浴室。

    热水顺著花洒喷在我的又软又酸的身子上,洒在光洁如玉的肩头上,印著晶莹白皙的肌肤,流过高耸的丰腴,点过柔软芬香的轻软粉色桃花,流过平坦的小腹,打湿郁郁苍苍的一片森林,汇成几条小溪,兵分三路蜿蜒地顺著修长笔直的双腿滑落。

    昨晚疯狂欢爱的痕迹,体力耗尽的酸软;今早醒时的担心害怕,忐忑不安,都被这清澈温暖的热水冲刷而去,满室迷蒙白茫茫的雾气中,心情愈见放松,所有的心结都状似打开。

    白麒……白鹭……他们有啥关系,关我什麽事呢?就算我跟白麒是恋人的关系,但是,妈妈说过,男未婚女未嫁,一切都尚未成定数,双方都有自由选择的权利。──乱搞男女关系的,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怕是他们两个,在这方面更加混乱。

    那麽,他们都不纠结,我纠结什麽呢?

    每个女人最最重视的不过就是自身的那一层膜──无缘相见,却象征著纯洁无暇的处女膜。

    拥有的时候,万般珍惜,生怕一丁点差错,在无形中将它失去。这个时候的女孩子,大多拒绝男人的接触,防心重重。

    然而,无论途径如何,一旦失去,就走向了成熟风韵,走向了另一个世界。正如huaxin男人对流连如花女眷之间,女人也会寻找与自己身体上最为和谐的那个人。

    ──这是自然界的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试问这个世间,有谁能够无愧的说一声,此生只有一个x伴侣呢?

    白麒将我从一个懵懂未知的女孩变成了女人。他与我欢爱时,经验那麽老道丰富,在我之前,他定是拥有过许多女人。再者,在与我相处的这段时间里,他有没有别的女人,我又如何得知?

    ……只怕是有的吧,要不,我昨天怎会遭人暗算?

    那麽为什麽,我得为他,保留清白的身子?

    这麽想来,就算昨晚的事情被发现了,又能怎麽样?若是他不能忍受,大不了想看两相厌。

    我蔷薇,将他们俩一人一脚,全都踹开。然後再去寻找一个新的大美人。

    ──他必定比白麒更加温柔,比白鹭更加痴情,最好是我以前的高中同学……

    至於白鹭……等会儿出去,我就跟他说,昨晚是个美丽的误会。我感谢他无私的帮助,但,大恩不言谢,豆腐他也吃尽了,咱不追究了,这误会,也就此了结。

    心思一转,这如意算盘是越打越好。我开始小声地哼起了卡门,“爱情,不过是一种普通的玩意儿,一点也不稀奇。男人,不过是一件消遣的东西,有什麽了不起。什麽叫情,什麽叫意,还不是大家自己骗自己,什麽叫痴,什麽叫迷……”

    ……

    事後,我才知道,乐观的想象总是不敌残酷的现实。

    我早已成为他人砧板上的鱼r,仍其宰割,却不自知。

    ……

    第149章 纸包不住火 5

    洗完澡才发现,我刚才chiluo裸的溜进来的,忘记拿贴身衣物了。

    光溜溜的进来可以,毕竟是洗澡,但是我总不能光溜溜的出去吧。何况,外边的床上,还躺著一只色迷迷,j力旺盛的野兽,虎视眈眈的盯著浴室中我──这一只新鲜汁多的小白兔。

    指不定,我刚刚一拉开这浴室的门,在床上伺候多时的白鹭,就饿狼扑羊的将我牢牢地按倒在墙上──唔,光是这麽一想,肌肤就微微发烫,泛起一层淡淡的绯红色,好似有一股酥麻的电流快速的从脊椎滑落,痒痒的,溜进细嫩柔白的双腿间,悄悄地汇聚在温香湿泽的花x口处。

    ……我,是不是堕落了?……怎麽会一下子就想到这个?……怎麽会一想到这,就有这麽强烈的生理反应呢?

    不行不行,这麽旖旎的念头,一定要硬生生的按捺住。

    我才不会是那样的色女呢!!!

    猛地一摇头,想要甩开方才的想法,放在门上的小手重重地一拉,门──“吱”的一声,被我猛然一下拉开了。

    ……

    ──门里,是傻眼了的我。

    ──门外,施施然站著一个强壮似强攻的男人。

    ──床上,娇弱弱躺著一个遇风就倒似弱受的男人。

    ──听到声响,两人齐刷刷地扭头望向我……chiluo裸的我……

    “啊……”猛地一声尖叫,我双手环x,捂住柔软高耸的咪咪,下意识的蹲下,脑海中一片空白,一颗心紧张得拧在一块儿,隐隐的一丝疼痛。

    学长……居然看到了白麒学长……还有白鹭……他们都看到我了……怎麽办?

    怎麽别人身上的奸情,可以隐藏那麽深,那麽久,一辈子都不被发现。到了我身上,这麽快就被发现了……两个奸夫,还共聚一堂……

    难道真的应了那句话──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都说纸包不住火,也不见得这麽快,就火烧屁股吧???

    “啊……”倒吸一口气,我急急忙忙地站起来,羞红了脸──刚才那麽一蹲下,白bainen嫩的修长双腿,柔柔软软的大腿g处,神神秘秘的一丛棕金色的丛林,温热湿润绯色如樱的小小x口……他们眼神那麽好,肯定将此处的风光尽收眼底了。

    羞涩的眼神悄悄地闪过两人,似乎看到他们的裤裆处,微微隆起。

    ……

    然而,没有人来搭理我。

    除了方才的一瞥,两个人恢复方才的姿势,继续对峙。

    “你如愿以偿?”白麒的声音冷冷清清,听不出一丝愤怒,却让我感觉大大的不妙。

    “嗯”白鹭微微一哼,声音坚定,带著一丝得意,好似一只偷腥成功的猫咪。含露的眸子流光溢彩,好似两粒光芒四s的钻石,一片璀璨。

    “她是我的。”白麒加重了语气,居高临下的盯著白鹭。

    “娘子,本来就是我的。”白鹭虽然躺在床上,气势上却毫不输人,直勾勾的盯著白麒。

    “我先得到她的。”白麒恶狠狠地宣誓,漆黑的双眸微微眯起。

    “昨晚,我也得到了她。”白鹭不甘示弱,含露的眸子稍稍一凝。

    “她先爱上的人,是我。”白麒口气平淡,有些炫耀地称述事实。

    “感情是不分先来後到的。”白鹭毫不在意,柔柔的回了一句,确是一针见血。

    ……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软刀子来,软刀子去。

    眼见他们的注意力不在这里,我不动声色,学习小猫,蹑手蹑脚的移动,想要逃离浴室,挪到穿衣柜前,快速的先穿起衣物。

    一步……两步……三步……

    正当我成功的移位到穿衣柜前,一阵不知从何处而起的微风,嗖地刮过,冻得我一个寒颤,阿嚏一声,打了一个很响的喷嚏。

    两人的争执对话戛然而止,注意力重新回到我的身上。

    “你……你们继续……”我吱吱唔唔,小脸红了一圈又一圈,比天边的火烧云还要红上三分。

    “蔷薇……冷了?是不是冻感冒了?”白麒三两步垮了过来,将chiluo裸的我一把抱起,飞快的闪进了宽大的穿衣柜中。

    “学长……你,你干什麽?”我大惊失色地抓住他的手臂,无法抗拒地由他将我抵在冰冷冷的光滑结实的木柜门上,火热的身躯紧紧的贴住我柔软chiluo的娇躯,火热的呼吸喷在我的修长敏感的脖颈处,撩拨起一股酥酥麻麻的激灵,汇成一波电流,在那一处周围回旋了一圈。

    “嘘……”他霸道地hangzhu我的耳垂,舌尖飞快地顺著耳廓流了一圈,满意地说:“很甜很香……”

    ……敢情他以为这是猪耳朵?……还很香很甜很脆很可口呢……

    我嘟起小嘴儿,颇有些不满意地挪开脖颈。

    他的薄唇贴著我的耳廓,轻轻地吹了一口气,似笑非笑的添了句:“生气了???”

    “没有。”我继续气鼓鼓的嘟著小嘴儿,心中有些忐忑,貌似白鹭还在外边,学长就这麽明目张胆的跟我tiaoqing,难道是故意做给他看的???

    =============

    美人儿,小枣华丽丽的回归,抱住你们,香吻一个~~

    请多多来支持哟~~

    第一百五十章 再现的初次欢爱1~h

    真无聊,我才不要当他们争抢的物品。

    我不情愿的扭动身子,小声温柔地跟白麒商量:“学长,我好冷……放我下来。”

    “不行。”他想都不想,直接拒绝了我。健壮的身躯更加紧密的贴住我的,火热的大手牢牢的托住我浑圆的小feitun,身子更为挺进,将我的双腿分的更开,支起帐篷的下身贴在我的小腹上,yingbangbang的抵著我,无言的威胁。

    “唔……”感觉呼吸不过来,我难受的挣扎了下,双腿被迫环绕在他j壮的窄腰上,马上感觉到小腹上的硬物微微胀大,更加坚挺的抵住我。

    “学长……放开我……”声音软软的,半是哀求的说道:“白鹭还在外边。”刻意称述出事实。

    “蔷薇,我爱你。”他装作没有听见,蓦然来了一句告白。

    “呃……”是不是男人想要的时候,甜言蜜语都特别多呢?

    我感觉到他的手掌在我的圆臀上不安分的厮磨著,一下又一下,修长的手指时不时地顺著神秘的沟壑撩拨一下,调皮的点一点含羞带涩的粉嫩珍珠。

    我的呼吸稍稍沈重起来,浑圆的小屁股不自觉地追逐著他的手指,欲迎还拒的享受著酥酥麻麻的快乐,干净芬芳的花x渐渐湿润起来。

    “学长,不要这样嘛……我,我最喜欢你了。所以,这一次,放过我好不好??”我软言软语的哀求,水汪汪的杏眸凝视著他,迷蒙蒙地一片水雾,纯情中点缀著点点委屈的痕迹。

    “好,既然你最喜欢我,那我就以身相许好了。”他居然刻意曲解我的意思,顺著我的脖颈一路吻了下来,忽轻忽重地力道,薄唇在白皙柔软的肌肤上留下淡淡的红痕,还很不要脸的要求:

    “帮我解开裤子,好不好???”

    “不……哈……”我刚想拒绝,他就狠狠地一吸,一股含著隐隐痛苦的欢愉蓦地从他的口中传来,透过我的肌肤传到脊柱,快速地滑到尾骨处,让我禁不住身子一软,双腿却更紧绷紧。

    “好不好???”他继续要求,半是要求半是威胁。

    “不……啊……”我的坚持,在他又一次重重一吸下溃不成军。

    “快点。”他hangzhu我的锁骨,舌尖轻轻地撩拨著,时不时地用锋利的牙齿咬上一口。

    “唔……呼……”在他的威胁下,我被迫伸出小手,m上他支起的小帐篷,纤长的手指颤巍巍的解开裤裆的拉链,火热的巨龙气势汹汹的弹了出来,打在我的小手上。

    “学长……”脑子开始火热起来,习惯了欢爱的身子软的好似一滩春水,私密处的小x里早已湿漉漉的,春水泛滥,隐隐的有y水流了出来,打湿了棕金色的毛,或多或少的沾在他的小腹上。

    “嗯……”他的巨物贴著我的花x外围,肆意的摩挲,火热的硬挺熟门熟道的厮磨著,圆圆的前端时不时地点弄上隐藏的珍珠,亲昵的撞击一下,撞击出一片酥酥的欢愉。粘腻透明温热的春水沾染上chu长的rb,把它沁的湿湿滑滑的,更加方便他的滑动。

    “学长……”我克制不住的jiaochuan,扬起脖子,酥x更加贴近他宽厚的x膛,纤腰款摆,宛如蜜桃般浑圆可爱的小屁股上上下下的贴著他的巨物厮磨,花x微微缩合著,主动的追寻著硕大的圆端,饥渴的想要将它一口吞下。

    “想不想……要我……??”他使坏地追问,火热急促的呼吸喷在我的酥x上,两团白若凝脂的高耸丰腴微微画圆颤动,泛起一阵说不上来的空虚感觉。

    好想有一抹薄唇,揪住我丰腴顶端的粉嫩桃花……

    “好,我满足你。”他张口,hangzhu左边的桃花,或轻或重的xishun起来,一口又一口,极尽缠绵诱惑。──好舒服,说不出来的欢愉从他的口中传到我的丰腴上,顺著小腹往下,汇聚到小x深处,一股透明晶莹的花y悄然无声的滑落……

    好想chu壮的巨龙,重重地磨过我的珍珠……

    “这个,也可以满足……”他的rb顶端刮过我的x口,chu壮的圆端准准的抵住羞涩绽放的珍珠,使劲地一个顶弄,撩拨出一波电火花般的酥软感觉。──方才的欢愉还没有褪去,被他这麽重重的一个撩拨,一波强烈的快感从珍珠处蔓延开来,好似潮水一般,一bobo的累加叠高。

    哈……我想,你放开我……脑子里残存的一丝理智让我有片刻的清醒。

    “我拒绝……这个,可不能满足你呢。”他话语坚定,直接拒绝,又chu又大又热的rb快速地刮了刮x口,在私密的腿g处来回地摩挲了几番,硕大如**蛋的前端对准湿润芬芳的小x,稍微用劲,重重地向前顶弄──chu大的巨龙趁著我不注意,整个撞了进来,填满了我空虚紧致的幽深花x……

    ============

    美人儿,你们喜欢不喜欢?

    重温一下之前的甜蜜欢爱唷~~~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