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娆蔷薇

141-145

爱枣2016-9-25 21:10:54Ctrl+D 收藏本站

    第141章 如愿以偿的野兽 4~高h

    “呼……呼……”我说不上来话,但是却感觉到x中的rb在我的痉挛中更为胀大chu长了一些,却没有丝毫将要sj的迹象。

    方才的高氵朝让我全身酥软,软绵无力,花x咬住chu大的rb,痉挛的余韵一波接著一波,一口一口,缓缓地含吮,慢慢的品尝……

    ……

    无力的仍由他rounie我丰满高耸的酥x,把玩我细致j巧的纤腰,戳弄我潮泽水润的小x……我重重的chuanxi,hangzhu他的rb,小x微微的收缩著……

    欲仙欲死的高氵朝之後,很想好好的休息一下。可是,深埋在体内的rb,却不允许我休息,随著他的呼吸富有生命力的弹动著,蠢蠢欲动,蓄势待发。

    ……

    “不要了……好累……”小脸埋在他结实的x膛里,长长的睫毛若有似无的滑过他光洁白皙的肌肤,粉润嘟嘟的小嘴儿微微开启,拒绝著,小x却紧紧的hangzhurb,一下也不愿意放松。

    “娘子若是累了,可以趴在我身上休息。”他说,清泉般好听的声音遥遥的从云端飘落,带著淡淡的心疼。rb却深深地顶入,感受那xiaohun的含吮余韵。

    他的大手托住我圆润挺翘的小屁股,毫不费力的站起身来,抱著我,不紧不慢地行走。

    “去哪里?”我慵懒的询问。

    “你喜欢的地方。”他的声音里带著淡淡的笑意,心情万般好。

    我喜欢的地方??脑子里糊成一团,我无法思考这句话的深层含义。

    所有的感觉都集中在下身的小x,随著他的走动,rb忽深忽浅的戳弄著小x,小幅度的抽c起来,在湿润滑腻的幽径中如鱼得水……

    刚刚平息的yuwang被他这麽一撩拨,似乎渐渐的苏醒。

    埋头在他结实有力的x膛上,贴著他火热光滑的肌肤,我伸出灵巧粉色的小舌尖,悄悄地舔了舔他的右边的一点红晕……

    明显感觉到x前的肌r紧绷起来,他的脚步微微一顿,呼吸稍稍沈重起来,禁攥著我的美腰的大手往下一沈,rb重重地往上一顶。

    “嗯……”一声柔媚刻骨的jiaoyin被他撞击出来,一股难以言喻的欢愉电流从两人的结合处蔓延出来,流遍全身。

    ……

    “相公,我累了……哈……”软绵绵的声音好听悦耳,带著浅浅的鼻音,娇气慵懒……方才的高氵朝让我很是满足,身子里还流窜著一丝一丝酥麻的欢愉电流,软成一滩水。

    “娘子,可我还没有满足……”他又是一顶,撞了撞我的huaxin深处。

    “累……”连手指都不想动了,许是方才休息够了,我的神志却很清醒。小脸在他的火热x膛上摩挲,感受肌肤相触的丝滑,时不时的掠过他的红晕。小嘴儿微微开启,微微的呼吸喷在他的肌肤上,问道:“相公……我们这样……好吗??”

    “好,哪里不好??”他反问。

    “白麒学长……”是的,我心里忐忑不安,整颗心好似一g洁白的羽毛,轻飘飘的,随风飘荡在空中,不受控制,感受不到重力,悬挂著……说不出来的感觉,有一丝难受,一丝羞愧,又有一丝喜悦。

    我不知道该怎麽办才好,小脑瓜想破了,也找不到解决的办法。不如与他商量,两人一起想想对策。

    他沈默不语,大手却紧了紧。

    半响,他温柔的询问道:“娘子,你还记得我们的梦境吗??”

    “我们的梦境……?”听到他的话,我诧异地挑眉,抬起小脸望著他,悄悄地观察他的神色。那分明是我的梦境,怎麽他却用我们??难道……

    “在梦中,你是我过门的娘子,我八抬大轿的将你娶了回来,你还记得吗??”轻软的声音淡淡雅雅,却轻易的唤起了我的记忆。

    我记得,在那个感觉非常真实的梦境中,我披上凤霞,被他娶进了家门,只不过,与我拜堂成亲的,夫妻对拜的,却好似是白麒??那时隔著红掩盖,我看不到眼前的场景,却听见耳边的声音如是说。

    “……你在桥边等我回来的那一刻,你唤我什麽?”清雅如缈云般入耳,他循循善诱,轻易的唤醒了我的记忆,还未回神,便以应了一句:“相公。”

    “嗯?”尾音微微上扬,好似带著淡淡的笑意。

    “相公!”听出他的高兴,抬眼看到他唇边的淡淡微笑,我更为恍惚,忍不住又唤了一声,几近刻意的,想要去讨好他了。

    “娘子乖……”他的含露水眸望向我,带著脉脉的情意,好似有一朵朵明亮的焰火在他的眸中闪现,流光溢彩,漂亮的不可方物。

    “你的前世,是我的娘子。”他悠悠的说道。

    “前世?”我摇了摇头,从他浪漫至极的眼神中逃了出来,小嘴儿微抿:“相公,前世今生,只是世人安慰自己的说法罢了。”

    古时候的人们,将无法解释的自然现象,都归於唯心主义的范畴,编织了许多美丽的神话,认为盘古开了天地,女娲造了人类,神农尝遍了百草……灵魂存在转世,一代又一代的传承下去……

    可是,我生活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中国,在**的领导下,信奉的是马克思的唯物主义辩证法,属於彻底的无神论者。

    如果真的有神仙,那麽,你来告诉我,为什麽从来没有人见过神仙呢?为什麽即便是得道高僧,最後也会归西呢?还有,西方的宙斯等众神会不会和东方的玉皇大帝发生边境冲突呢???……

    灵魂转生?

    前世的姻缘?

    我都不信呐,我能抓紧的,只有今生,只有眼下,不是吗?

    ……

    “相公,都说是 十年修的同船渡,百年修的共枕眠,那麽,你能告诉我吗?”勾起一抹调皮的笑意,我点了点他的红晕,问道:“前世,咱两前世修了多少年?”

    第142章 如愿以偿的野兽 5~高h

    ……

    “至少上千年了……”含露的眸子水波点点,温柔的看著我,他微微思索,一脸认真地表情。

    “……千年修得同x恋!!??”我一时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整个人挂在他的身上,笑的微微颤抖。

    “娘子不信……”他也不恼,颇有些无奈地凝视著我,眼神却愈见火热,呼吸也更加沈重,rb在小x的颤动夹吮下,更是胀大了一圈,又硬又涨又长,填满了整个细嫩的花x。

    “哈哈……唔……呼……”笑声被他淡色的薄唇吞了下去,有力的大手攥紧我的纤腰,一边走动一边开始不安分的耸动,rb微微抽出,重重地向上一顶,撞击出一道酥麻的快乐电流。

    “相……唔……相公……嗯……”好热……好痒……

    小x中好似有一道幽幽的水流,从痒痒的正好被rb抵住的huaxin深处悄悄地渗出,缓缓地滑过幽径,带来一阵说不出来的瘙痒与空虚。

    “到了,娘子。”他分明是为了惩罚我,大手使坏地将我往下重重地一个拉扯,蘑菇状的圆端狠狠地戳弄上柔软的子g口,长长的细缝亲吻上紧致的huaxin,凶狠的力道带来一股说不出来的酥麻欢愉,挤出一道汩汩透明的y水,顺著两人的结合处缓缓地滑落下来……万般的y浪感受……

    “到哪里了?”雪白的贝齿咬住嫣红如花瓣的下唇,我含糊地问道,动情後秋水涟涟的杏眸环顾四周──浪漫华丽的双层旋转木马。

    “喜欢吗?”他附在我的耳边轻轻地问,声音温温柔柔,好似一道微风,吹入了我的心扉。

    “喜欢。”好喜欢……心里有一朵花,悄然绽放,娇滴滴的,却散发著无尽的芳香。

    原来,他每一时每一刻都在细心的观察著我,努力的去m索我的喜好。这样一份心,真的让我好感动。

    可是,水眸暗了暗,这麽晚,旋转木马漆黑一片,我不想接近黑暗的地方──从小,我就害怕黑暗的感觉。

    ……

    “没事,娘子,你看……”他温柔的哄著我,话音未落,眼前一片灯火通明,双层的旋转木马吱吱呀呀的转了起来,悦耳的歌曲随著转动响了起来。

    “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你要相信,相信我们会像童话故事里,幸福和快乐是结局,一起写我们的结局……”光良的声音温柔淡雅,悠悠然然地诉说著最美丽的那一个童话。

    白鹭抱著我走到了一匹高大漂亮的白马面前,揽著我的一双大手往上一抬,柔软的娇躯顺著他的力道往上一抖……rb“噗”地一声,抽离了水渍渍,万般泥泞的小x。

    y露混著浊白的jy逮著机会,从花x中一缕一缕地滴落……刚刚离开x内一会儿,就从温热变成冰凉,滴答滴答,拉著一道道细长的r白的y靡丝线……

    “嗯?”我有些恍惚,抬起小脸望著他,一时间,小x得到了自由,空空的,颇有些不能习惯,粉红细嫩的花壁上泛起一层酥酥麻麻的痒意,惹得花x一阵缩合,小嘴儿微张,不解地问:“怎麽……抽出来了?”

    “舍不得吗?”他将我放在白马的背上,大手分开我修长的双腿。

    “嗯……”感觉到柔软的小屁股贴上一个冰凉凉的物体,大脑蹭的一下,我蓦然清醒了过来──这,这是要干什麽?

    白鹭一个翻身上马,面对著我骑了上来,大手将我抱起,放在他结实有力的双腿上,蜜桃般的小屁股离开了冰冷的物体,贴上了他的耻骨,浓密的丛林扎得我有些想闪躲,可那滚烫坚硬的硬物却让我的闪躲动作稍稍停滞……

    ──我可是深深的知晓,正在兴头上的男人,万万撩拨不得。

    但是,qingyu冲头的我却忘记进一步思索──即使此刻我乖乖地不动,也注定躲不过这头初尝qingyu的野兽。

    ……

    这姿势,难道是,他骑马,我骑他??──我怎麽会有……这麽seqing的想法?

    小脸一红,我低下头,微微摇头,想要甩开满脑子里的旖旎qing=se。

    “娘子,想什麽呢?跟小**啄米似的不住地点头?”他好笑的盯著我,一只大手不安分地爬上了我x前的小白兔,一把捏住白bainen嫩肥肥的小兔子。

    “……”怒,你才是小**,你们全家都是小**!

    ……

    呃……可是,他坚挺巨大的小****,正贴著我可爱小巧的小妹妹,煽情地摩挲……粉红色的大蘑菇,紧紧地抵著粉嫩粉嫩的小珍珠,蠢蠢欲动地比大小……

    满脑子的旖旎风光,竟然在现实中,切切实实地发生了……好丢人……但我却止不住地想要去迎合,来争取更多的酥麻欢愉。

    唔……他的大蘑菇划过了我微微开合的小x……好想一口咬住,紧紧地不松哦……可惜,却让它跑掉了……唔……如果吞下了,该有怎麽一番舒爽的感觉呢?

    可是它却光光滑滑的,又大又难搞,怎麽都含吻不上……真是不听话……这麽喜欢玩吗?……那麽相公,娘子我,奉陪到底……

    浑圆的小屁股贴著他的,一下一下,款款风情地摇摆……小x欲迎还拒,贴著那长长chuchu的rb,前前後後地摩挲……粉嫩的珍珠忽重忽轻地跟进他的两个蛋,绕著圈圈,进行贴身的热舞……

    他的呼吸更为沈重,火热的呼吸喷在我修长优雅极致的脖颈上,激起那处柔嫩肌肤的敏感反应,一波说不出来的激灵飞快的掠过锁骨,引发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快速地汇聚在脊背处。

    我禁不住摇摆身子,想要躲开他的呼吸攻击。然而,他的大手紧紧的捏住我的小白兔,肆意的rounie著,好似上了瘾一般……

    修长的食指和中指将雪白丰腴上的那一抹桃花紧紧的夹住,上上下下,来来回回地rounie,只待那红润的茱萸不堪蹂躏,颤巍巍的肿胀了起来,他才稍稍放松这一边的挟持,抚弄上另一只高耸柔软的雪白丰盈……

    好麻好痒的感觉从酥x传来,让我禁不住想要贴住他的结实x膛,重重地肆意地摩挲一番……可是,却落入他的手中,由不得我……

    ……

    上面吃了亏,下面一定要占他便宜。

    第143章 如愿以偿的野兽 6~高h

    ……

    bainen柔软无力的小手贴著他结实的x膛划弄著,掠过紧窄的腰肢,弹力十足的小腹,羞答答的m上了那一处茂密的黑色丛林……一gg的毛发颇有些刺人,硬硬的,被晶莹的y水侵染得湿漉漉的,刮得调皮的小手有些许的痒意……

    啊……他居然一口咬在我的香肩上……深深xishun了一口……还伸出舌尖煽情地舔吻……

    小手不再犹豫,准准地抓住了他的巨物,无比的坚硬滚烫,在我的掌心中稍稍胀大了一圈,蠢蠢欲动,很是自觉地来回滑动……

    尖尖的指尖贴著它巨大的蘑菇头缓缓地摩挲,细细地把玩:光滑宛如上等的丝绸,灼热好似刚出炉的铁杵……细嫩的指腹时不时地点触那一道长长的细缝,从左边划到右边,再从右边刮到左边……调皮的学著他大手的动作,努力地张开双指,夹住那不听话的巨物,忽轻忽重地挤压按摩……

    “呼……呼……真是只……磨人的小妖j……”他chu重的chuanxi喷在我的香肩上,恶狠狠地又是一口xishun,留下了两朵暗红色的小花痕。

    “唔……有点痛……”我摇著香肩想要逃脱他的狼口,可是,x前的小白兔却惨遭蹂躏,他的大手使劲地rounie著,挤出不同的形状,撩拨出一阵接著一阵的酥麻酸软。

    ……

    他在上面如何使劲,我就是在下面跟著他学习。

    小手险险的捏住他的大rb,上上下下地来回捋动,忽轻忽重地力道,偶尔摩挲一下刚硬的大蘑菇……就是它太不听话,要不是抵著我的小手心拼命地戳弄,要不就时不时地要滑出去寻找自由……

    它也不想想,再是自由,也没有我给它的欢乐来的舒爽哇……

    不行,这麽不听话,得好好的惩罚惩罚。

    小手离开他的铁b,在一片湿润的丛林中找到了两个巨大的蛋,小心翼翼地碰触了一下,rb一个弹跳,更加笔直地冲天站立著,丝丝y露从那一道细缝中渗出,好似委屈地哭了一般。

    抓住你的弱点了,我得意地裂开小嘴儿,自信满满的小手抓住圆圆的两个蛋,左边一下右边一下地抚m了起来……

    ……

    突然,一只火热的大手覆盖上了我的小手,似乎想要阻止我的举动,却又舍不得,万般纠结中,耳畔响起他的话语:

    “……呼……娘子休息够了……为夫却没有察觉到……怠慢了你……这是我的不对……”他喘著chu气,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感觉,恶狠狠地允诺道:“为夫一定好好的补偿你……”

    他将我的一双小手别在身後,一只大手紧紧地攥住,非常巧妙的将其困在身後,恰到好处的力道让我的双手无法动弹,却也不会感到丝毫地疼痛……

    这样的姿势让我的酥x挺起,更加贴近他结实的x膛,柔软浑圆的小白兔娇滴滴的紧贴在他的x膛上,老老实实地抵著他的两团红晕。

    ……粉嫩大桃花对著圆润小茱萸,孰胜孰败?

    ──脑海中的念头一闪而过,我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唔……”坚硬巨大的大rb狠狠地撞入我的小x中,毫不留情,深深地戳弄到最顶端的huaxin深处,圆圆的大蘑菇前端卡在柔嫩的子g口处,激起一阵酥麻酸慰的快乐……

    整个huaxin被滚烫的铁杵所撑开,胀胀的,几乎快要坏掉……说不出来的感觉,又是欢愉,又是酸痒……空虚难耐,却又不敢轻举妄动……哈……

    他深深地埋入,还没有等我适应,rb就稍稍抽出,重重地又是一顶,凶猛强悍地再次撞上huaxin,大蘑菇抵住那处敏感,不安分地转动了一圈……柔弱的huaxin被他重力顶的又酥又麻,还要承受一次又一次重力的撞击,忍不住弱弱的,流出y水,一股又一股,好似泉水一般汩汩地流溢出来……

    ……

    “轻……轻点……太重了……”jiaochuan著,我断断续续的要求,小手别在身後,怎麽都挣脱不开来。

    “娘子只管享受便是……为夫一定尽力而为……”他再次强调,大手更为攥紧,将我更加贴向他,另一只手抓住我的纤腰,固定住我的柔软身躯,以防止我临阵逃脱。

    可是,我怎麽逃脱得了?

    小x被巨大坚硬的霸道rb占据,一下一下地使劲抽c著,全g没入,两个圆圆的蛋每一次都拍打上花x外围,两人的丛林交织在一起,湿漉漉的一片,黑色的毛发混杂著棕金色微微卷曲的毛发,煽情地交缠著,好似多情的藤蔓一般……

    “唔……哈……太深了……”rb直直地戳入,重重地顶弄,狠狠地转圈,磨得细嫩的内壁微微充血,却撩拨起说不出来的欢愉,让renyu仙欲死。

    “呼……呼……喜欢吗?”他逼问,rb使坏地抽出体外,贴著花x外围煽情地摩挲。

    “快点……进来……”蜜桃般的小屁股风情地款摆,在他双腿上摩挲,一下又一下,无言地哀求,眼见他不为所动,急切的小x渗出更多的花y,一股股的泄出,弄得他的下身湿漉漉的一片,温温热热,黏黏腻腻,湿湿滑滑的感觉……

    “喜不喜欢我……狠狠地c你啊……娘子?”他坏坏地问出丢人的话语。

    喜欢……但是我……绝对不要……告诉你……呼……呼……哈……唔……

    我的心底暗自想著……有些空虚有些酥麻的小白兔重重的摩挲著他的x膛,相贴的肌肤处好似有魔力一般,蹦出一bobo的快乐火花。

    饥渴的小x不住地微微缩合,一张一合,好似一朵娇羞的花骨朵,淡淡的散发出幽幽的香气,微微地摇动想要吸引rb的进入。

    可是等了一会儿,渴望的rb却不肯进入,huaxin深处一阵空虚的痉挛,受不了的酥麻酸软的感觉让我难耐地弓起身子──

    好难受……好难受……好想hangzhu一个巨大的rb……好想有个圆端戳弄在子g口处……忍不住了……忍不了了……唔……

    那麽……山不就我的话,我就山。

    小x追逐著摩挲的rb,一口一口想要将其全数吞下,魅惑的贴上温热芬芳的y水,晶莹剔透,光滑诱人……

    第144章 如愿以偿的野兽 7~高h

    万般幸运的是,邪肆滑动的蘑菇状圆端一时不察,竟然被含泪汪汪的小x一口含吮住。

    到口的食物,怎麽能轻易放走?

    潮泽湿润的小x紧紧的咬住硕大无比的坚硬rb,幽长的huajing不住地缩合著,一点一点缓缓地吞噬著,慢慢地将整个rb尽数含进。

    “唔……哈……”好舒服……好满足的感觉……

    浮在x内的那一层莫名的瘙痒感觉被火热的rb抚慰……硕大的巨物在紧致xiaohun的小x中进驻,好似一颗生动活泼的心脏一般,不住地跳动……弹跳的很有规律……

    “娘子……呼……我……喜欢你……”他认真的告白,rb不安分的弹动著,好似要把柔嫩的小x狠狠地翻江倒海一番。

    好听的声音好似一片浮云,在耳边悠悠地飘落,我禁不住抬起头来,水眸刚刚凝视上他的双眸,里面璀璨一片,好似漂亮j致的水晶一般,充盈著重重的qingyu色彩。

    “啊……啊……啊……”红唇微启,我断断续续地尖叫,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居然重重地抽c起来──火热的rb不顾小x的深情挽留,执意全数拔了出来,带出一圈粉嫩红润的xr……不待花x反应过来,再次凶猛地戳入,重重地一个顶弄,大蘑菇头撞击在子g口处,忽轻忽重地摩挲一圈,飞快地抽出……

    说不出来的酥麻欢愉在rb的抽c中泛起,好像浪潮一般一波一波地席卷全身,再一圈一圈地往回dangyang,回到幽径,集中在子g口……

    偏偏子g口又被他忽轻忽重地戳弄著,又是酸痛,又是酥慰,又是欢愉……欲仙欲死的感觉汇集到一块儿,让我脑海中一片空白……

    “舒……舒服吗?”他气息不稳的追问,身下的巨物愈发地凶猛,一下又一下,几乎快要把神秘芬芳湿润的小x干穿。

    “哈……哈……嗯……唔……呼……”好舒服……

    随著木马悠悠的转动,我们的身子缓缓地上下颠动,两人的结合处却在疯狂地纠缠著,凶狠地抽c著,“扑哧扑哧”的交欢声音越来越快,混杂的yy被拍打成潮露,沾染得到处都是……说不出的y荡放浪……

    ……

    唔……小x被这样凶猛地c弄了上百次,酥酥软软,更加敏感,轻轻地一个碰触,都能引起一阵酥酥的痉挛,咬的rb更加紧致,一口一口,深深地含吮……

    难耐的空虚被凶猛地rb充满……无尽的酸胀被蘑菇状的圆端顶走……刻骨的酥痒被chu大的巨物抚平……

    狰狞chu壮的rb深深地进占窄小的huajing,每一处都刻意地拜访了一番,忽轻忽重,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碾磨转圈,一下又一下,一次又一次,每一次都比上一次用力,每一次都比上一次凶狠,几乎要把整个小xc穿c坏……

    “呼……呼……呼……”

    “哈……啊……嗯……”

    chu重急促的呼吸声混杂著娇软细微的shenyin声,好似一曲美妙的旋律,随著旋转木马的转动,一直延绵,声声不绝。

    ……

    “啊……相公……啊……戳坏了……”我失声尖叫,身子绷得直直的,好似一张白玉雕成的弓。

    小x里一阵急促的痉挛,一bobo,好似钱塘江的大潮一般,来势汹汹……整个huaxin好似被点中的那一池春水,波浪涟漪,泛起一层层的酥麻快乐……幽深的huajing从里向外,开始剧烈的痉挛起来,死死地咬住chu长滚烫的狰狞rb,一口一口,深深地含吮……

    “唔……要s了……”他重重地chuanxi,经受不住这般xiaohun蚀骨的紧致环绕,rb胀大了一圈,加快速度,加深力度,凶猛霸道地在huaxin深处顶了十来下,一个凶猛地戳入,蘑菇状的圆端撞开紧致的子g口,深深地c进无人拜访的huaxin深处,一个激灵,激s出一股股滚烫浊白有力的jy……

    ……

    第145章 纸包不住火~1

    第一次跟白鹭来游乐场游玩的时候,我玩的很是尽兴,虽然身子软软无力,几乎要往地上栽倒,但是,j致小脸上开出了灿烂的笑意,好听的嗓音因为尽情的尖叫而微微沙哑──累却快乐著。

    然而,我万万没有想到,这麽快,我们会又一次来到这里,以这种相遇,这种欢爱的姿势,再次游玩这些浪漫到极致,刺激万分的游戏。

    这一次,我的身子酥软无力,j致的小脸泛上一层羞涩的红晕,好听的嗓音因为克制不住的jiaochuan尖叫而微微沙哑──累到了极致,也爽到了极致。

    最大的不同点,就是──我紧致幽深xiaohun的小x,被他chu壮巨大的狰狞rb,捣弄得水渍渍的,微微红肿著,里面混杂著两人的爱y,缓缓地顺著bainen修长的yutui内侧下滑,y靡一片……

    ========

    我忘不了上次回到家中,愤怒的白麒将我堵在浴室中,肆意地蹂躏了一番又一番,直到把我所有的j力都压榨干净,火热的rb还在我的花x中霸道地抽c著……好似惩罚,又好似不满,又好似害怕……怎麽都不肯放过我……要了一次又一次……

    我记得,那天白鹭急切的敲门声渐渐停息……我记得那一双伤心欲绝的含露眸子,水雾迷蒙,痛苦地凝视著我……那麽的悲伤,让我感同身受,似乎整颗心也揉碎了。

    ……

    此刻的白鹭,既是我口头上的相公,也算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相公了──他出来,在我最无助的时刻,义不容辞的救了我……虽然这个方法,让我相当的难以启齿:

    ……他的rb,彻底地拜访了我最神秘的si-chu,戳弄过每一片yinsi的敏感,进占了最最柔嫩的huaxin深处……

    但是,白鹭,和白麒……白鹭和我……白麒和我……

    这样复杂的关系,我该怎麽去面对??

    难道,我还要再次面对白麒冲天的怒火??面对那无尽的欢愉与折磨???

    只怕这一次,醋意暴增的白麒不会这样轻易的放过我。

    ……

    ========

    我睁开眼睛,脑子还有点模糊,眼前确是一片暖暖的色彩。

    明媚的阳光,一缕缕地,斜斜地倾泻在我的身边,好似一个个漂亮的小j灵,顽皮的跳跃著,生机勃勃。

    我眨了眨双眸,禁不住想要伸出小手,尝试著去捉住一缕光线。

    但是整只手臂却酸酸软软的,搁在柔软的床铺上。尝试了几次,都抬不起来,我有些气馁的放弃。

    ……

    身边是平稳悠长的呼吸声音,我扭头,一张俊秀宛如山水墨画的面庞引入眼帘,说不出来的j致,闭合的双眸合成一条优雅的线,长长浓浓的睫毛微微的颤动,高高的鼻梁,淡色的薄唇……

    都说薄唇的人薄情呢,我禁不住微微失神,仿佛受了蛊惑一般,小手缓缓地伸向他漂亮的薄唇,宛如一条灵蛇,悄无声息地滑向传说中的圣果,想要不动声色的一亲芳泽。

    空气突然变得凛冽,方才调皮的阳光j灵全都摇身一变,成为一道又一道火热的视线,笔直地照s在我的身上,灼热逼人,烤在身上,让人不由自主地有些心慌。

    不敢抬头看,小手好似被冻结在行进途中,进退不得。整个心惴惴不安,好似藏著一只雪白的小兔子,被可怕的猎人恶狠狠地盯住了,被那黑压压的枪杆牢牢地盯准了……莫名的恐惧,在心中扩散开来。

    不要回头,不要看……心底有个坚定的声音在说,可是眼神却不由自主地瞟了过去,怯生生地滑向那火热逼人的视线来源──白麒神色y郁的依靠在门口,无声无息的凝视著我,一动不动,好似石化了一般。但是漫天的怒火却好似一道道的灼热日光,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

    ……好可怕的目光,强烈的逼迫感令我无法动弹,一张丽质的小脸惨白一片,呼吸几乎快要停止,雪白的贝齿咬住丰润的红唇,好似一只被逼到绝路的可怜兔子。

    怎麽办?怎麽办?怎麽解释?该不该解释?白麒学长……会不会将我撕裂成两半?

    正在惶恐之中,突然间,他大步走了上来,伸出有力的大手,就要来抓我

    ──不!!!不要!!!!啊~!!!!!

    ……不要不要,薄薄的丝绸被子地下的我,未著丝缕,光溜溜的,好似一位裸身的美人鱼一般。

    可是我的想法,怎麽能抵得过他的行动?

    他抿著薄唇,怒气万分的扯住被子,狠狠地一拽……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