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娆蔷薇

第九十四章~ 书店里的迷情缠绵 2~ 高H

爱枣2016-9-25 20:52:55Ctrl+D 收藏本站

    我站了起来,忍住花x里滑滑腻腻的感觉,不自觉地夹紧小x,微微踮脚将手中的书放回原处,随意瞄了一下白鹭刚才介绍的专业书籍,几乎占了整个大书柜,将之塞得满满的──全部都是复习资料,很让人叹为观止。

    ……小x里的不适让我耐不下x子认真翻阅考研的书籍。我不自在地换了个姿势,依靠在高大的书架上,满脑子只想找到卫生间,好好地拭去晶莹滑腻的花y,将花x清理干净。

    可是这书店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四五排高大的书架按个一一走过,我还是没有找到传说中的卫生间。

    怎麽在关键的时刻,简洁大方干净的卫生间,却不见踪影呢??

    绕著这些书柜走了两圈之後,我终是止住了脚步,抬头仰望,面前是一排古老的红花梨木式楼梯,颜色微微深沈,每一块木板上都雕刻著一个细致复杂的花纹,细细看去,这一整段楼梯的楼板上刻著一只仙风鹤骨,展翅欲飞翔的一只鹭……

    很逼真,大有一只白鹭上青天的优美意境。

    只是眼见……这一段楼梯在拐角处消失不见。

    ……

    上去还是不上去,这是一个问题。

    我犹犹豫豫,脑海里浮现出两幅图画:

    白麒临走前浅浅一笑,漆黑的双眸定定地凝视了我一会儿,薄唇微勾,清清雅雅的说:“你慢慢看,我在……二楼等你。”

    白鹭含露双眸直勾勾地盯著我看,一脸认真地告诫我说:“你可以在一楼任意挑选书籍,但是……千万要记得,不要到二楼去哦!!!”

    那麽,到底该不该上去呢?

    我委屈地低头,两gbainen的小手指勾呀勾,绞在一起,好像两g细嫩的小麻花。

    纠结呀纠结……

    =========

    人的好奇心就是这样:看上去越是神秘莫测的东西,听上去越是禁忌的秘密,就越引起人类探知的yuwang。

    於是,思索再三,我松开绞紧的小手,抬起左脚,bainen的右手扶住雕工细致,光滑细致的红花梨扶手,缓步走了上去。

    ========

    事後,当我再回想起这一幕,满心眼里都是浓浓的懊恼:如果,能够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谨记白鹭的话语,绝不上前一步。

    但是,人生就是这样,不存在後悔药,永远没有重来的机会。

    ……

    伴随著轻微的“咚咚咚”声有韵律的响起,我缓步上行,娇小有致的身躯顺著楼道向上移动,很快就在拐角处消失。

    ……

    当我登上来之後,在我的眼前呈现的,是另一段红花梨木质楼梯,每一块儿木板上也有一个复杂繁琐的花纹。整体看上去,似乎是一只古代的神兽──麒麟。

    这只麒麟脚踏熊熊烈焰,仰头挺x,眼神高贵而庄重,虎视眈眈地凝视著我。

    我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从它的身边绕过,生怕这只生灵活虎,栩栩如生的神兽一个不爽,跳出来,将我一口吞掉。

    待我登上去,很快就发现二楼别有洞天。

    楼梯的前端一片明亮,柔媚的阳光从窗口斜斜地s入,懒洋洋的照在身上,好似恋人之间轻柔的抚m。

    面前是连两三个并排的高大书柜,绕过之後,引入眼帘的是一张清雅的书桌,一把古老的藤椅,一张青翠的竹床。

    墨绿的竹床上安然的睡著一位美男子──白麒,似乎正在浅眠,没有听到我上来的声音,一动也不动。

    他侧著身子,面对著我:漆黑的眼眸阖上,又长又翘的浓密睫毛在眼帘下形成一个月牙型的扇子,高挺笔直的鼻梁,微微抿起的鲜嫩薄唇,修长的脖颈好似天鹅一般优雅迷人……他好似山水名画中走出来的美人儿,增一分颜色则豔,减一分颜色则淡。

    不知不觉间,我看得有些呆了,一边屏住呼吸,生怕打扰了他的休息,惊醒如画般俊秀的白麒,一边小心翼翼地上下打量著他,好似入魔了一般,轻轻地向他走了过去。

    刚走到跟前,他突然睁开星眸,似笑非笑的盯著我,伸手将我使劲一扯。

    ……

    我措不及防,被他突然的清醒吓了一跳,来不及闪躲,就被他狠狠一扯,失去重心,狠狠地摔了下去,重重地压在他的身上。

    “唔……”“啊……”两声闷哼一同响起──因为跌在他坚硬如磐石的x膛上,我失声呼叫,全身的骨架都快要散了──他的一声闷哼,据我初步估计,我的膝盖似乎在无意中撞在了他的下身肿胀处……

    “你这个磨人的小妖j,”他将我拉入怀中,紧紧的揽著我,略带抱怨地说道:“让我等了那麽久……都忍不住睡著了……你,在下面干什麽呢?”

    我沈默不语,小脸埋在他的光滑火热的x膛上,感觉到脸上开始发烫,一阵一阵地,止都止不住,肯定红的不能见人了。

    “在下面看书。”我的声音小如蚊鸣,轻轻柔柔,好似微风一样不见踪影。

    “看什麽书呢?”他不依不饶地追问:“专业书还是课外书?难道是新条真由的少女禁忌漫画?我记得你曾说过,她是你最爱的日本漫画家。”

    “乱讲,我才没有告诉过你,我喜欢她……”我反驳,一下子反应过来,掉进他设好的圈套里,羞得咬住下唇,侧头不去看他。

    怎麽办,被他说中了心里的小九九,真是丢人呢……

    “怎麽不说话了?那你在下面……看了什麽书?”他好似洞察了我的心思一般,浅笑著说道,声音幽幽远远,从一道清澈见底的小溪变成香醇的红酒,略带些许沙哑,听上去邪恶万分,诱惑迷人,又透露出丝丝x感。

    我恨不得在学做鸵鸟,把头埋进他的x膛,充耳不闻窗外事。

    “难道是……古代东方x爱姿势大全?”他邪恶的拖长尾音,语调微扬,很明显的反问句,一副明知故问的样子。

    ……

    “你怎麽知道?!!!”我突然抬起头,双眸因为恼羞成怒显得亮晶晶的,直勾勾的盯著他,就像一只怒火中烧,正在张牙舞爪的猫咪,咬著银牙狠狠地盯著他,气势汹汹地逼问著。

    “有什麽是我不知道的?”他笑,咽下後面的话:这里是他的空间,他的地盘。

    “我还知道,你的小diku湿漉漉的,小x里黏黏腻腻的,正努力紧紧收缩著,想要夹住里面汹涌澎湃的春潮……对吗?”他附在我的耳边,用不大不小的声音悠闲地说道,话音未落,灵巧的舌尖顽皮的点了点我小巧可爱的耳垂,悠悠地吹了一口气。

    ……

    曲径幽深的耳洞里突然被吹进了一口气,痒痒的直抵心扉,让我禁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好似……全身都酥了一般。

    “冷吗?”他好心的安慰著,双手抱紧我的身子,一个翻身,牢牢地将我压在身下,他健硕的身躯紧紧地贴著我的,不留一丝缝隙。

    “不冷……”我伸手欲推开他,小手抵在他的x前,使劲一推,他却纹丝不动。

    “真的吗?”他微微挑眉,反问道:“我来检查一下好了。”

    一边说著,一只大手一边不安分地钻入我的裙底,m上了柔嫩细致光滑的大腿,温热的大手来回地摩挲著,轻轻柔柔地,好似一个多情风流,好色贪欢的蛇一般灵活百变。

    “你要干什麽?”话刚出口,我就更不得要掉自己的舌头。真是的,一时不察,竟然说了这样一句话,这不明摆著勾引他说──ganni!!

    “我要ganni!!!”他笑的很是y荡,一双星眸如利剑,富有侵略x的上下扫视著我玲珑有致的娇躯。

    ……看吧,看吧,他果然这样说了。我真是料事如神。

    “你很得意嘛,这麽迫不及待?”他一边说著,一边动手来解我的连衣裙,我伸出小手,死死地抓住领口,不让他得逞,口中软弱的抗拒著:“不要……不要……我很喜欢这件裙子……”

    “那你乖乖听话,自己脱掉……”他半是威胁半是诱惑地说完,在我腿上摩挲的大手已经趁著我注意力不集中的空挡,狡猾地探上我的圆臀,隔著薄薄的diku煽情地划弄,或轻或重地点弄一下躲在其後的柔嫩小x。

    “不要……”我微微抗拒。

    “不要?”他重重地戳了戳我的珍珠,抽出裙底的大手,递到我的眼前,邪恶的说:“你看,这点染上的层层春露,湿漉漉,香滑滑,散发这淡淡的馨香……它告诉我,你的花x有多麽湿润,多麽饥渴,多麽思念我的rb……”

    “学长……”我哀求地看著他,软软地祈求著:“不要说了……”

    不要再说了,我的心──随著他的话语,开始剧烈的跳动,好似擂鼓一般,怎麽也停息不下来;我的肌肤──随著他的话语,染上了粉红的光晕,好似娇羞的莲花一般;我的小x──随著他的话语,开始不断地蠕动,一收一合,一张一闭,不断地绞紧,然後松开……大量的花y随著x内嫩r的韵动,缓缓流溢而出,有一些沾染上薄薄的diku,还有一些顺著沟缝向下滑流,无声无息地沾湿了粉红色的菊花,带来凉凉腻腻的感受……

    ……

    “蔷薇,你好热情……”话音未落,他霸道地吻上我的唇,灵巧如蛇的舌尖轻轻柔柔地舔舐著我的红唇,煽情地画圈,撩起一股痒痒的湿润感觉。玩了一会儿,牢牢的hangzhu我鲜嫩的唇瓣,先是轻轻地舔弄著,然後忽轻忽重的xishun著,带来麻麻酥酥的感觉。

    “张开口……”他不满足的诱哄著,舌尖乘著我张口的空挡飞快地溜了进去,按个亲吻了一下雪白的贝齿,直接勾搭上我的香舌,死死地纠缠,紧紧不放的缠绵起舞,上下舔弄,左右拨弄,激起一bobo酥麻的快感。

    “……哈……唔!”好不容易趁他放开我的空挡,拼命地呼吸,他却又如同灵蛇一般,纠缠上去,紧紧地堵住我的小口,在里面掀起又一波浪潮,几乎要将我吞噬下腹。

    “唔……”我一声惊喘,被他吞入口中,明显感觉到温热的大手掀起了我的裙子,灵巧的滑上了我的腿窝处,上下来回地seqing抚m著,是不是轻轻拧上一把。

    “你真湿~~花y都透过diku,晕染了湿湿的一小块儿,渐渐扩大……”他说著,呼吸愈见急促,“让我忍不住了……都撑起帐篷来了,你想不想看看?”

    顺著他的话语,我好似被c控了一般,眼神不由自主地飘向他的下半身,高高撑起的帐篷直直地对准我,非常地诱惑。

    “喜欢你看到的吗?”他很是得意的追问。

    “学长,你让我看什麽?”我故作不解,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用纯洁如小鹿的眼神凝视著他。

    下身的小x一吸一张,开开合合,好像万般空虚,说不出来的难受。花y无声无息的流淌出来。

    “蔷薇,你变狡猾了。”他专注地看著我,眼底盛满盈盈笑意,“那就让我看看,你这只狡猾的狐狸j,如何逃得出我的手掌心!”

    他拉开拉链,释放出狰狞凶悍,紫黑色的的chu长巨物,高高地抬起前端,极具威胁地傲视万物,圆圆的前端好似一个巨大的蘑菇,顶端还露出一个细长的条缝,微微地渗出y体来。

    “要不要mm它?”他问,抓住我的裙边,双手状似轻轻松松地一撕,连衣裙裂成两半。

    “我的裙子……”很喜欢的……就这样被他毁了……

    ==========

    “你自己不愿意动手,那就只有我来帮忙了!”他扔开手中的裙边,目不转睛地看著她。

    白皙的肌肤在墨绿竹床的衬托下,显得更为细腻晶莹,似乎吹弹可破,宛如上好的玉石,散发出温润莹柔的光泽,又好似褶褶发亮的洁白珍珠。让人忍不住想要狠狠地蹂躏一番,留下一连串香豔如梅的红痕。

    淡黄色的文x在x口半遮半掩地保护著圆润尖翘的酥x,刚刚好遮住两朵粉嫩娇弱的桃花,呼之欲出的柔软白凝,让人忍不住探究的yuwang,纯洁的散发出阵阵清香。

    鹅黄色的小diku刚刚好遮住茂密的丛林,几g调皮的棕金色小毛柔柔地从边缘透出一点,让人忍不住扒开障碍,肆意地观赏。薄薄diku的中央,一片半透明的湿润怎麽也盖不住,似乎有扩大的趋势,让人忍不住心神动荡,好想狠狠地戳弄进去。

    ……

    他低头,附上我的身子,不假思索地张口hangzhu我细致美丽的锁骨,伸出利齿,轻轻重重地啃食著,灼热的大手拉开我的diku,硕大的rb抵住我的小x,沿著x口,上下摩挲了几下,狠狠地冲撞了进来。

    “唔……”又酥又麻的感觉随著他的撞击蔓延全身,小x突然被充满,沈重而又欢喜,还伴随著微微撕裂的疼痛。

    ==========

    美人儿亲亲们,要不要扶正白鹭,就看你们的意见了。

    白鹭站在墙边,双眸含露,秋水涟漪,哀求地看著你们……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