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娆蔷薇

第六十章~ 柔情蜜意的双龙洞之旅~(中)

爱枣2016-9-25 20:38:23Ctrl+D 收藏本站

    山道狭隘曲折,他牵著我的手慢慢地顺著石路向上走。小手被他的大手攥得紧紧的,五指分开gg紧密地纠缠著,亲昵万分的交织在一起。紧握的手心微微渗出细汗,他的手心散发出略微灼热的感觉,传到我的手上,烫的人心里暖暖的。

    沿路观看著春日明媚的风光,晌午的太阳在天空中慵懒的悬挂著,散发出一道道透明温暖的阳光。山上郁郁葱葱的树木刚刚抽出嫩绿泛黄的新芽,山间漫山遍野开满了嫩黄色明媚可人的迎春花,灿烂的盛开著,宛如一张张淘气的笑脸。许多未知名的小花间杂著盛开,东一簇,西一簇,有的洁白似雪,有的艳红如血,还有的深紫如忧郁一般。

    空气中散发出泥土,树木和花香的气息,混合在一起,沁人心扉。我深深的呼吸,品味著这弥漫在空气中的无尽甜蜜芬芳。

    走了二十分锺,我微微有些发汗,临近中午时刻的阳光直接照s在身上,渐渐让我感觉到炎热的气息。捏了捏他的手,我细喘著问他:“昭君,我们还要往前走多久?”

    “应该在往前走上一会儿就到了。”他拉著我走到树影下y凉处,取出心相印纸巾,仔细的为我拭去额上的香汗,体贴的问:“累吗?要不,我们休息一会儿吧。”

    开心的享受著他的服务,我环顾四周,很是好奇的追问:“为什麽这一路走上来,我只看见稀稀疏疏的游客,他们都是从山上下来,正欲离去?你看,除了我们,我都不曾见到有人上山游玩?”

    他拦住一位碰巧从山上下来的游客。“请问,这里距离双龙洞还有多远?”

    “大概还要走十分锺,在这个山道拐弯处就可以看到。”

    ……

    “蔷薇,”他搂住我的肩,解释道:“双龙洞是正在开发的溶洞,知道的人并不多。我听说里面空旷漂亮,风景别致。还有十分锺的路程,你想上去看吗?”

    我不假思索的回答:“想。”

    他轻轻地在我的脸颊上印下一吻。

    “那我们走吧。”冲著他口中的美景,这次,换我拉著他,兴致勃勃的向前走去。

    ……

    正如那名游客所说,往前步行十分锺後,在山道的拐角处,我们真的看到了双龙洞,洞口越两米,从外边望去,幽深昏暗。

    “我拉著你。”他抓紧我的手,拉著我慢慢地走进洞中。

    ……

    走道微微有些狭窄,光线有些昏暗,我们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沿路望去,洞内有著许多大大小小,形状奇异的锺r石,湿润清新,洁白如玉。

    越到里面,锺r石越多。有的宛如玉柱,从顶垂直到地上,有的像雨云倒悬空中,构成一幅幅十分美妙的风景,令人很是赏心悦目。

    再往里走,眼前出现了一片空阔宽广的空地,林林总总的排满了形状各异的锺r石,数不清的石笋石柱交错缠绕,交织成一幅气象万千,蔚为奇观的美景。这一副美景冲击著我的视野,让我不由地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所震撼。

    ……

    我拉紧他的手,借著昏暗的光线,快步走到一g从天而降的锺r石柱前,看著那一圈一圈凝结起来的美丽形状,忍不住伸出手指轻轻抚m著这大自然奇迹般的造物,细细的感觉指尖传来的感觉,那湿漉漉的水和涩涩的石柱……

    一个温热的身躯贴上了我的背部,大手环住我的削肩,抓住我扶在石柱上的小手,温湿柔软的唇舌覆盖上我小巧的耳垂。

    “啊……”他突入起来的动作吓了我一跳,低低的喊了一声,整颗心跳得飞快如击鼓。

    “昭君?”我微微侧首,语气兴奋的像个孩子一般。“我们扣下一块拿回家收藏吧。”反正是尚在开发的锺r石洞x。

    他给我的回答就是对准我的耳垂幽幽的吹了一口气,令我全身一个激灵,整个人一抖,耳朵里面突然痒痒的,却又很舒爽的感觉。

    “好不好吗?”我爱怜的抚m著面前的石柱,靠在他怀中扭腰撒娇著。

    ……

    怀中的佳人正撒娇似的左右扭转,柔软的娇躯贴著他扭动著,浑圆上翘的tunbu贴著他的下半身厮磨,飞快的点燃了他体内qingyu的火焰。

    搂紧怀中的蔷薇,昭君微微眯眼,一双风流韵致的桃花眼中燃起了点点yuwang的火花,想到上山前蔷薇主动印上的那柔情一吻,心底满满的得意满足让他笑开了花。

    再加上现在蔷薇正依靠在他的怀中,温香软玉的美人儿盈盈在握,不断厮磨著,那一双桃花眼中星星点点的火花燃烧成灼灼的yuwang火焰。

    今晨,蔷薇匆忙离去後,毫无睡意的他便开始思索策划,今日到底去哪里游玩。突然,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此处的双龙洞:正处在开发阶段,知道的人少,来游玩的人更少。洞里肯定光线昏暗,十分暧昧,他就料想此洞肯定是适合野战的优良地方。

    现在看来,这里果真如他所料。昭君颇有些得意的环顾四周,蔷薇主动拉著他走到一处石柱後面。看到她这麽识趣的挑选地方,心里的怒火微微平息。

    当他上楼时,看见那个名唤白麒的学生会会长竟然站在她家门口,紧紧拥抱著蔷薇,万般投入的吻她。一瞬间,漫天的愤怒将他淹没,克制住毁灭的情绪,他冲上前去,使劲一扯,拉回蔷薇,印下一个夹杂著无尽怒火的亲吻,霸道狂肆的想要用自己的气味来遮掩住她身上白麒曾留下的味道。

    在他家门口看到白麒,这一点真的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他万万没有想到白麒竟然会在这麽短的时间追过来,还在她家中出现,看到这场景,他隐隐猜到,一定是白麒他尝到蔷薇的好,如何如何都不肯放手,於是便想先下手为强,上门提亲。

    想到这里,昭君就更加愤怒。

    在学校那晚偷偷爬上阳台的男人,就是白麒。

    他知道蔷薇一向喜欢在被褥间藏下自己最珍贵的东西。那晚,他从被褥夹层找到她的染血的neiku。以及那晚他初次与她欢爱时,那通畅无阻的花x──

    白麒,一定就是把她破身的人。

    看著自己小心翼翼呵护的蔷薇竟然不声不响地躲了他三年,还私自找了别的男友,轻易地被人破了身。昭君默默的想著,面无表情,绝色的脸庞此刻看上去有些清冷凛冽,漫天的愤怒化作一个想法:

    真是不乖呢,蔷薇。来日方长,一定要狠狠地惩罚她。

    ……

    昭君hangzhu她的耳垂,或轻或重的噬咬,忽而往她的耳洞中吹入一口气,感觉怀里的蔷薇微微战栗著,呼吸渐渐沈重起来,hangzhu小巧的耳垂,银牙一合,狠狠地咬了一口。

    “啊……”耳垂突然传来一阵刺痛,就像蚂蚁夹了一下的感觉让我低低地痛呼了一声。“昭君……痛……”我委屈的开口。

    “乖蔷薇,我的宝贝儿,不痛了。”他xishun著我修长的脖颈,温热的舌尖划过bainen的肌肤向上,慢悠悠地来到另一边耳垂,一口hangzhu。

    ……

    耳垂上传来微微的痒意,暧昧的感觉让我微微侧首,这样的举动却更将耳垂往他口中送去。“乖。”他伸出湿漉漉的舌尖,顺著微微颤抖的耳廓轻轻舔舐著,激起我一阵阵的机灵和颤栗的快感。大手隔著衣物捏住丰盈的酥x,忽轻忽重的rounie著,带来阵阵挤压的疼痛,渐渐伸起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

    一只手揽著她的细腰,另一只手顺著光滑的脖颈来到高耸圆润的丰盈处,抓住一边鲜嫩的桃子,开始不紧不慢的rounie起来。

    小x深处泛起麻麻痒痒的感觉,微微有些发烫,一股春水渐渐湿润了整个花x。“你湿了。”他含著我的耳垂,含糊的调笑著,直接说中了我的心思。“没有。”我羞红了脸,悄悄换了个姿势,双腿夹得紧紧的。

    “那让我检查一下。”他的手滑向我的小腹,隔著衣服煽情无比的抚m,燃起灼热的qingyu。

    “啊……”他的手躲开我的小手,灵活的钻进我的neiku中,贴著光滑的肌肤轻轻摩挲著,所到之处带来阵阵的轻微的痒意和舒适的感觉。

    “让我感觉一下你的春水。”他的手指迅速的划过丛林,准备无比的找到隐藏其中的粉色珍珠。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