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娆蔷薇

第三十八章~

爱枣2016-9-25 20:29:1Ctrl+D 收藏本站

    中午放学後,回家吃饭。

    在餐桌上,妈妈突然开口说:“蔷薇,下午你别去学校了,一会儿小睡一下,然後我带你去美容院洗个脸做个发型。”

    一口饭噎在嗓子中,我左右为难,“可是……”

    “没有可是,我说了算。”一家之主的妈妈斩钉截铁的下定论。

    我微微叹了口气,放下碗筷,颇有些无奈地抱怨:分明是我去相亲,她却比我还积极期待,也不管自己女儿的心情到底如何。

    ……

    平日没有午休习惯,突然一次休息,让我怎麽也睡不著,盯著头顶的吊灯,任由思绪漫无目的的飞散。

    学长,他有新的女朋友了。这句话像只小水母,张牙舞爪的伸著触角,一个不留神,碰到了我的心。我翻了个身。

    学长,又交了女朋友。不听话的小触角又点了点我的心。再翻个身。

    他的新女朋友叫夜月。小触角狠狠地一刺,我突然惊醒。刚才,想到什麽了?怎麽也回想不起来。

    盯著床头的小兔子玩偶,那是王昭君送给我的礼物。

    刚才是想到他了吧?晚上就要和他见面了。躲了三年,这次,是怎麽都躲不过了。

    苦恼地闭眼,深深地吸一口气,颇有些大义凛然地想著: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古人不都说不是冤家不聚头吗?不如就在今天晚上,把一切的恩怨情仇都了解了吧。

    ……

    晚上6点,略有踌躇我站在欧陆风情的门口,脚下像是定了钉子,怎麽也挪不动,低头看著不听话的双脚,感觉一阵清风拂面。

    “阿姨好,我是王昭君。”悦耳低沈的声音传入耳朵,一双白色休闲鞋映入眼帘,心里微微一抖。

    “蔷薇,”他走到我的面前,站定,轻轻地说,“你真漂亮。”

    我的眼圈有点发胀,不由地把头低得更深,心里一遍又一遍的说:“蔷薇,你不是恨他恨得咬牙切齿吗?不是说要画个圈圈诅咒死他,不是决定好了要在今晚跟他说个明白的,现在不能退缩。”

    我快速的眨了眨眼睛,咬牙狠狠地抬头,看到一双包含秋水的桃花眼温柔的看著我,眉如黛,眼如画,在我面前粲然微笑。微微失神,他还是那样一位风华绝代的美人儿,与我记忆中万般风情的他并无差别。

    我一定是那只倒霉的雄x大雁,心底有个微弱的声音悄悄地细声说。

    ……

    他不等我回神,牵著我的手往里走。

    “妈妈。”我挣扎著回头,想搬唯一的救兵。

    “阿姨刚才先离开了。”他紧紧地握著我的手,一个使劲把我拉进一个灯光昏暗的包厢里。

    “你……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相亲不是应该有传说中的媒人,或者双方家长吗?人呢?

    “乖,坐这。”他将我带到沙发前,微微用力将我按坐在真皮柔软的沙发中。然後,走到我的对面,优雅地坐下。

    “蔷薇,”一双桃花眼如以前一样直勾勾的盯著我,眼神中划过一片惊艳的绚丽,然後是整片浓重的痛苦与懊悔,“你失约了。”半响,他幽幽地开口。

    “你放我鸽子。你没有上我们约定好的b市大学。而且,你还换了手机号,换了qq号,再也不联系我,不跟我见面,也不参加同学聚会,你……是在躲著我吗?”声音有些低落。

    他的话像是一把锋利的箭,s进我的心脏。

    我犹如被惊的兔子一样跳了起来,声线偏高:“那又怎麽样,你骗了我整整三年。难道我还要天天被你愚弄吗?”

    我的声音微微颤抖:“被骗了三年还不够,难道在大学四年里,我还要主动送上门,被你耍著玩吗?”

    “你在说什麽?我没有骗过你任何事情。”他的脸上浮现出微微受伤的表情。

    “你是男的,可是你竟然骗我是女的,让我以为你是我最好的闺蜜……你吃了我那麽久的豆腐……你是不是一直在嘲笑我的傻,开心的看著我被你骗得团团转?”有些自嘲地开口反问,我转过头别开眼,不去看他。努力平息激动的情绪。

    “我从来没有说过我是女孩子啊。”他微微诧异,“蔷薇,难道你以为我是女孩子?”微微的笑意爬上了他美丽的脸庞。

    “闭嘴!不准笑!”我恼羞成怒的大声喊。

    “你怎麽会这样以为??你看我的喉结,还有我平坦的x部。”他拉著我的手m了m。

    手下接触的是男x突起的喉结,热烫的身躯,平坦的x部,我的双手使劲用力一按。

    点点星光在那双桃花眼眸中点亮,“蔷薇,”他温柔至极的开口,“第一眼见到你,我就对你一见锺情……”

    清脆悦耳的铃声响起,“对不起,我接个电话。”我起身走到窗口,按下接听键。

    “蔷薇,是我,这是凤旭的手机。唔……离我远点,不要捣乱……哈……”清莹的声音略带沙哑,微微的chuanxi声传了过来。

    “嗯,是我。”充耳不闻那细微的chuanxi,假装不知道他们在做什麽。

    “凤旭……哈……告诉我说,下周六我们院……要……和信科院举办春季联谊晚会,……唔……让你做主持人。”断断续续的声音。

    “为什麽?我不是广播台的成员。而且我正在实习中。”紧蹙双眉,我有些不满。

    “这是……学生会的决定,……说……如果你不满意……就去找……白麒……啊……”电话被她挂断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