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娆蔷薇

第三十章~H

爱枣2016-9-25 20:25:37Ctrl+D 收藏本站

    看著清莹蹦蹦跳跳的离开,背影宛如一只可爱天真的小白兔欢欢喜喜地正准备奔向大灰狼的环抱。

    锁好门後,我打开电脑,决定看一会儿动漫,这几日听说《夏木友人帐》很好看,讲述了一个奇异、悲伤、怀念,令人感动的故事,有著温暖的治愈系风格。正值周末,心动不如行动。

    我专注的看著,被片中细腻而动人的情感所感动,听著其中淡雅的音乐,不由地与之同喜,为之担忧。

    “你今天很听话!”低醇如红酒的声音在身後响起,我全身一震,僵硬的扭头,看到一袭黑衣的白麟靠著阳台,迎风而立,翩翩玉姿,像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他手上还拿著一个可爱的粉色盒子,包装得极为j致。

    “蔷薇,我思念你。”他一步一步慢慢地走进来,将手中的盒子递给我,“零点的礼物。”

    看了看时间,零点整。我舒了口气。这麽晚,大家都睡下了,幸好没有人看到他的从阳台进来。不过这桥段,还真类似莎翁的著名悲剧,难道他当自己是罗密欧?那我也不要去做茱丽叶。

    伸手接过袋子,好奇的打开盒子,映入眼帘的是一套黑白相间的女仆装。

    “喜欢吗?”低沈迷人的声音问,我点了点头。“去换上吧。”

    我乐滋滋的捧著女仆装进入浴室,心仪已久的女仆装,现在就在眼前。飞快的换上,这才发现与我想象中的不一样,分明不是一般的cosplay服装。

    半透明的纯白真丝上衣,隐隐透出x前两朵娇豔的桃花;短小的j致黑色围裙,刚刚裹住丰润银白的圆臀;小腹与後背的镂空花纹,把光滑的肌肤衬托的更为白皙诱人;黑色透明的连带丝袜,让双腿显得更加修长;最难以启齿的是花x私密处没有丝毫的遮拦……

    原来是这麽煽情的情趣女仆装,正准备脱下,门被打开了。白麟站在门口,一双漆黑不见底的明眸专注的打量著我,神情十分满意,赞叹道:“你真美。”两朵绯云飞上了双颊。

    “乖,到我这里来。”他伸出手,我稍稍夹紧双腿,款款走过去。刚到门口就被他一把抱起,“啊……”低声惊呼,我紧紧抓住他的手臂。被他抱到床上,轻轻的将我放下,就好像是在对待最珍贵的宝物一样小心翼翼,万般呵护。

    一个霸道不失温柔的吻落下,舌尖煽情的在象牙白色的脖颈上流连,时轻时重的用牙尖慢慢的噬咬品尝,一路向上,hangzhu小巧的耳垂,温柔至极的xishun著,不时飞快地往耳洞里呵气,麻麻的痒意从耳朵传来,我微微挣扎著想要躲开。

    他紧紧地压著我,修长的中指顺著我的红唇爱怜的摩挲。我张开口,伸出灵巧的舌尖,尝试的舔了舔他的手指。他的身躯一震,“很舒服,”他极为享受的眯起眼,“继续,蔷薇,我很喜欢。”

    受到鼓励,粉红的舌尖顺著手指摩挲,清香的芬芳从他的手上传来,像一朵清雅的白莲幽幽绽放的淡雅香味。“唔……哈……”两人的呼吸逐渐急促,中指迫不及打的沈入我的口中,在温热湿润的空间里追逐著香舌戏弄玩耍。

    他俊秀的脸庞埋在酥x前,急促的呼吸吹拂在肌肤上带来阵阵酥痒,薄唇微启,hangzhu一朵含苞待放的桃花,使劲的xishun著,带来阵阵酥麻的电流。他抬眼看著另一边的颤颤巍巍的桃花,口中含糊的应允著,“别急,一会儿就来宠幸你。”一边恋恋不舍的吐出口中的桃花,舌尖煽情的点点茱萸,不顾细长晶莹的银丝的牵连,一口hangzhu另一朵桃花,极尽一切的玩弄挑逗。

    另一只手顺著丝袜一路摩挲著向上,在光滑细腻的腿g处眷恋往返。

    想到这女仆装的情趣设计,我夹紧双腿,顺带著夹住他挑逗的手指。

    “别急,我知道你很紧,”他微微叹息,“y荡的小saohuo,别急著勾引我,我们慢慢来。”

    他稍稍起身,褪下衣衫,迫不及待的分开我的双腿,透过围裙diku上的开口,映入眼帘的是毫无阻拦的丛林和花x,还有点点春露悄无声息的从小x慢慢流出。狰狞的巨物chu长巨大,粉红色的圆端贴著小x来回摩挲,沾染上剔透的春露,酥酥麻麻的快意从两人的摩擦处传来。

    花x不耐酥麻的不断收缩盛开,粉红的嫩r忽隐忽现,极尽一切的勾引著巨物。

    修长的美腿被拉得更开,rb狰狞著凶猛地顶入,直直的撞击到子g口。小x被突然顶开深入,整个花j被灼热的巨物涨得满满的,敏感的软r被狠狠地击中,挤出一道如电流般的酥麻酸慰,一股春水从huaxin深处流出,顺著体内的巨物滑下。

    巨物就著春水的润滑狠狠地戳刺,感受著嫩r的xishun挤压。时而九深一浅的肆意蹂躏著rx,时而在体内左右来回的磨蹭,时而对准敏感处的软r凶猛地撞击,时而利用圆端的沟壑狠狠地刮弄。

    “唔……哈……啊……嗯……”婉转的shenyin低低的从口中传出,酥酥麻麻的快慰一bobo的从小x传遍全身。

    “小saohuo,你咬的好紧,”chu重的chuanxi著,略带磁x的低沈嗓音不停的说著y邪浪语,“你底下的小嘴好会吸,吸得我好爽。”小x更加急促的收缩痉挛著,狠狠地咬住体内的巨物。

    “噗噗”的r体拍打声似乎更为他助兴,“你看,y水都被我干得成了白沫。”春水一bobo流的更凶。

    “回答我,想不想让我干穿你?”huaxin深处的软r不断地xishun舔吻著不停冲撞过来的巨物。

    “小saohuo,干穿你!”他低吼著,巨物对准子g口不停地凶猛戳刺,巨大的冲击力让huaxin深处一阵紧缩痉挛,g口不堪顶撞,颤巍巍的开放,巨物一个凶猛地冲击,狠狠地撞击g口,欲仙欲死的巨大的酥麻酸慰从花x蔓延全身,一大股春水冲刷著圆端。

    巨物被g口的紧致细r紧紧扣住,又被春水突然袭击,对准g内狠狠地s出滚烫的浊y,一bobo不断s击著,灌满整个花x。

评论列表: